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求医问药 > 保健 > 心理保健
网聊情话猜得好累
http://www.21nx.com ] 点击数: 【字体:
    ●她和他曾是关系不错的同事。换过公司后,她通过MSN跟他保持联系。

    ●他在MSN上说的话常常让她心跳,却总是模棱两可。

    ●她陷入了“爱情”,但是有一天,他又改变了说法……

    倾诉女主角:点点(化名),22岁,设计人员故事男主角:歌乐(化名),24岁,设计人员

    点点称我为“大叶子”。她告诉我,公司为了抑制网络聊天的风气,新安装了一套OA系统:“这下再也不能整天挂在MSN上了,因为平时太依赖它来聊天或发送文件、图片了,很多人都觉得不方便。我倒是感谢公司的这个新政策,让我从‘网聊’聊出的爱情中解脱了出来……”

    我和他天天挂在MSN上    一年多前,我踏进广告设计这一行,因为不太会用苹果机,同事歌乐主动教我。不久老板让我、歌乐和另外一个男生组成工作团队,坐在同一个格子间里。美院毕业的歌乐到过不少城市,来上海的时间很短,我就利用中午的时间教他说上海话。工作空闲,我和歌乐经常并排坐在电脑前,上网看看最新的手机图片、名牌服装的新款以及新开业的特色餐馆。要不就透过玻璃窗看楼下的车位停了哪些名车,或者翻看公司订阅的杂志,很开心。

    公司突然取消了我们的项目,三个人只好很不情愿地离开。这太突然了,歌乐先我一步办完了移交手续。我跑到人事部要了他的电话。我当时只是觉得身边少了像歌乐这样开朗健谈的同事,会很不习惯;又在想,会不会以后就失去了联系呢?我打电话到歌乐租的房子里。他很意外,但还是很高兴地告诉我他马上要回家探亲,国庆节后回上海。

    国庆节后我们分别到新公司上班,虽然天天见不了面,但短信却发得很勤。他几乎每天都打电话到我公司里,一聊就是个把钟头,弄得我总要提防老板从身后冒出来。2003年11月,我申请了一个MSN的ID,这样和歌乐聊得时间再长也不必担心让老板听到了。

    元旦前,他来看我。那天他站在我公司大门口的马路对面,我看到他的第一个感觉是很兴奋,又很心疼,担心他会受凉。我们在“必胜客”聊了四五个小时,讲新公司新同事的情况,直到下午四点同事打来电话,我们才起身离开。他不顾我的阻拦,特意绕一大段路,把我送回公司。望着他颀长的背影,我非常开心。    从谈话中我感觉到,长得有点“袖珍”的点点其实是个心直口快的女孩子。对于前同事歌乐,她不知不觉中已倾注了非同寻常的热情。

    他说“一切尽在不言中” 

    转眼就到了春节。年前火车票很紧张,歌乐一直在MSN上向我抱怨,还好后来订到了票。在歌乐回家的日子里,我们每天要发几十条短信。他问我年过得快不快乐,还祝我的父母节日快乐。我发短信:“也替我问候一下你爸妈哦,还有你奶奶(歌乐说过奶奶最喜欢他)。只是他们不知道我是谁!”令我想不到的是,歌乐回复说:“他们知道你的,我早就讲过。我奶奶还专门叮嘱我给你带点好吃的呢。”

    其实我也一直提醒自己,也许我们就是很好的朋友而已。可是他的短信却让我不得不多想。有天他发短信问我:“你这几天没和别的男孩子玩吧,我会生气的啊。”我回答得很理直气壮:“没有啦。”心里一边在琢磨:他这样问应该有别的意思吧?年初三那天,我告诉歌乐上海下了雪。他发短信说:“多穿点衣服啊,别冻病了。”我心情不错,就和他开了个玩笑:“病了好啊,病了你就能来看我了。”他很快回复:“你敢,不病我也会来的。听话啊!”我觉得这句“听话啊”,语气很暧昧,就问他:“那你说说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那一刻,我特别希望歌乐能说点什么。他沉默了一会儿,发来几个字:“一切尽在不言中,我回来了再说。”

    “为了他这句话,我分析了很长时间,最后很有把握地和死党讲:‘他肯定挺喜欢我的。’”点点吸了口果汁,坦率地说:“说实话,歌乐长得高高大大,长发飘飘,一看就像搞艺术的人,我觉得他做男朋友挺好的。歌乐回到上海后,和我在网上的几段聊天,让我更加以为爱情已悄悄降临在我们中间。”

    歌乐上班后,我们又恢复了MSN对话。我对他年初三说过的那句话刨根问底。

    他竟回答:“因为我和你亲密啊。”我不确定他的意思,让他解释,他就说:“就是感情好啊。”因为有同事让我帮忙查资料,我没能立刻回复。等我回来,他又转移了话题,问我以前听不听别的男孩子的话。我是个心底不存话的女孩子,还是要让他来把“感情好”做个解释。他回答:“就是好真实的感情。”然后就让我坦白从前有没有过这种感情。我以前谈过朋友的,也不想瞒他,就告诉他那都过去了。轮到我“审问”他了,他说:“都是一些很好的朋友,正规的没有。”所谓正规,他解释说就是还没到见见他爸妈的地步。我对他“捣糨糊”不太满意,可他竟冒出了一句:“我都准备今年带你回我家啊。”他的话让我觉得他就是把我当女朋友,但他为什么不明明白白、正正式式地来讲呢?

    等他来说那几个字,太累了,还是我自己说吧。于是我很认真地敲出几个字:“我喜欢你,可是你从来没说过你到底喜欢不喜欢我?”他迅速地回复:“我也一直很喜欢你啊,要不怎么带你回家呢?”我心里乐开了花。

    他一声不响去北京 

    “虽然网上聊得很热闹,我和歌乐的关系却没有什么进展。两周后我们相约下班后碰头,两个人就在八佰伴附近逛了好几个小时。”追忆往事,点点的脸上流露出甜蜜的表情。

    2月14号那天正好是周末,我呆在家里等他的电话。左等右等,就是没半点消息。我星期一上班心情特烦。一见歌乐上了MSN,我就问他那天的行踪,他很随意地说和几个美院同学去崇明了。我满肚子委屈,就写了很长的一段话:“你真的令我很伤心……我已经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了。如果只是我一厢情愿,你还是告诉我吧。”他回过来的话却要多简单有多简单:“大家都是好朋友,你怎么这么说?”

    几天不到,他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否定了我们的过去。我不再做声,把和他讲话的窗口关上。

    一连两周,我没有上网。我是在生自己的气,心情糟糕透了。但在和歌乐大半年的网络及短信聊天里,我竟慢慢地培养出对他的感情,心里还是期待有一丝回转的余地,就将我们俩的聊天记录打开,反复地读,越读越委屈,就想要去向歌乐问个究竟。谁知3月初的一天,他主动打开和我的谈话窗口,问我:“上海天气怎么样?我现在到北京工作了,以后常联系啊。”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冲动地把电脑关掉,还没下班就哭着冲出了公司的大门。

    从此我和歌乐没再联系。我们天天都上 

    MSN,却都躲着对方。有好多次,我本来已经敲了许多字要发给他,但还是狠狠心删除了。“五一”过后,歌乐就从没上过MSN。

    我思考了很长时间,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都是‘网聊’惹的祸。我和歌乐之间,离开公司后的交往原本很少,聊天却太多了。聊的时间长了,许多话就顺口‘说’出来,反正对方也听不到你真实的声音,多肉麻多亲密的话都不用难为情……很容易导致理解上的歧义。”

    采访结束后的第二天,我又收到点点的邮件。她说起初还想过去北京寻找歌乐,终因失去联系而作罢了。她的署名是“即将长大的点点”,并对自己的经历做了个结论:“网络的世界很虚拟,可我在虚拟的同时还拥有一份真实,也正是因为这份真实,让我相信了网络就是真的,他说的每一句话也是真的,可我还是错了。”的确,如何享受网络和高科技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便利,这中间也要讲究一个度啊。

页面功能 【参与评论】【打印文章】【网上投稿关闭窗口
上一篇:不能忘记的20种习惯
下一篇:当离婚成为一种产业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