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求医问药 > 保健 > 心理保健
人体模特难以言说的职业
http://www.21nx.com ] 点击数: 【字体:
    人们想象中,人体模特结合了高贵、神秘与羞耻。事实上,他们的生活或许远比这简单。阳光下行走在街头的人体模特们并非永远鹤立鸡群,常常更像一道暗影,悄无声息地滑过你身边。

    没有任何一种其他的行业像人体模特这样将明与暗结合在一起,就像古典绘画中裸体的希腊神灵,谁能知道他们肉体的原型在人间的身份。

    打工妹阿洁:这不过是份职业

    阿洁不是名模。走在路上,她极普通,只不过是又一个来自农村的打工妹。

    阿洁的情况比较能代表大多数的人体模特。她是出于无奈才进入这一行业的。24岁的她来自湖北农村,打工又没有一技之长,最后经人介绍进入了一所美术学院。她长相平平,身材亦不高,除了做人体模特的特殊身份,她与普通人并无区别。

    阿洁主要是做头像模特,也就是坐在椅子上让人画头像素描或者雕塑,有时也兼做人体。这两者在美院模特里本来就没有多大区别。头一次做人体的时候她也很害羞,后来就好了。只不过是一种职业而已嘛,她很低调地说。

    模特上课是由学校教具科统一安排的,很辛苦,说加课就得加课。卧姿还好些,若是站着的,即便半小时规定休息10分钟,一天下来也得累折腰。名模有时可以摆摆架子,阿洁这样的普通模特只能老老实实站着。阿洁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躺着像睡觉一样的姿势,还有就是终于下课了。

    该大学美术学院有二十多个模特,每个课时18块钱,漂亮的模特安排的课多,挣的钱也多。阿洁一个月多则一千出头,少则几百块钱。薪水菲薄,但比起她刚在服装厂打工时已经要挣的多了。老家人都不知道她的工作,丈夫、朋友倒不介意。她已经结婚了,每天早晨6点就得赶往学校,下午3点左右再回去。她说,自己打算大概干到30岁吧。以后的事情还没想好,大概是回老家。

    阿洁从事这份工作才一年,老实、本分、淳朴这些形容词都还没有在她身上泯灭。我们很幸运能找到这样一位女孩。采访结束,这个单薄的背影便又独自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名模“大卫”:我喜欢模特台上的感觉

    “想知道我做人体模特的感受?是说我站在模特台上的时候对台下那些人的鄙夷吗?”电话里“大卫”的第一句话就把我噎了个够呛,又暗暗惊喜。

    大卫是另一所美院的专用模特,一米八几的个子,肌肉发达,面容犹如米开朗基罗雕刻的大卫。看起来不到40岁的样子,比实际年龄要年轻10岁。圈子里,他颇有名气。

    约见大卫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虽说他并非忌讳谈论自己的职业,而只是不想谈而已。“15年了,没什么好谈的。”说这话时,眼睛里有一点带笑的深沉,就像他身上穿的一件半红半蓝的衣服,就像他们的身份,半是明朗,半是阴暗。

    他一人独居,亲戚只知道他在美院。他说,1986年开始做模特的时候只不过是想知道模特是什么,结果一走上模特台,就觉得“这里是我应该呆的地方”。第一次,自己的身体就是放松的,整个与周围的气氛相融合,说不清楚这种感觉,或许是喜欢那些学生吧。他说学生的谈话内容比较有意思,表达方式也有特点,和自己很合得来。与校园外的人谈话却往往令人反感。

    大卫有一点自恋。他的家是收拾得极整齐的,虽然很小,没有女人,只有一些家具、图片和健身器械。他的朋友不多,主要都是美院的,有学生也有模特;很少与陌生人交往,几乎没有业余爱好。

    大卫生活简单,没什么欲望。我问他为什么不结婚,他的回答很奇怪,说:“女孩知道你喜欢她就满足了,就走开了。”和他交往的女孩多是圈子里的,彼此都熟悉,也不接触陌生女孩。

    大卫感觉最辛酸的时候就是有些学生对他不够尊重。他说这种人往往也不认真对待学习和生活。“看这种人,就像看垃圾似的。”这大约就是他电话里说的“鄙夷”了吧。相比起结果而言,他似乎更看重创作的过程。他喜欢那些比较随意、创作时注意力集中在作品上、要求模特不太苛刻的学生。

    这所美院的人体模特有四五十人,女的多些。大卫一周大约有二十个课时,男模每个课时挣15块钱,他一个月收入1500到1800元之间,在模特中间算是高的了,“名模”嘛。

    学生赵丽越:脱下衣服是教具,穿上衣服又变回自己

    赵丽越是一所名牌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毕业的,三年里对着人体捏了两年泥。她说,看模特没什么特殊感觉,就像看石膏像一样。

    美院模特都归教具科管。这是一个有些奇怪的编制,而且各个学校教具科都对有关模特的采访极其敏感,模特们一般也不愿意和媒体打交道。或许是回避公众好奇的眼睛吧,尽管他们从不回避艺术的媒介。因此,他们成为了一个很特殊的群体,公开性与隐秘性混合在了一起。

    即使是在学校里,人体模特大多也用的是化名。各个艺术院校都有自己的模特,专职、兼职的都有。多数模特都来自农村,选择这个职业只是件无奈的事。他们一般都缺乏专长,许多人梦想的也只不过是今后能成为学校的后勤人员而已。而后勤人员也往往客串模特的职位。条件好的名模只有极少数。许多漂亮女孩出于好奇当几个月模特,干不长就走了。课余时间,他们的生活是孤独的,很少有什么业余爱好,很少有圈子以外的朋友。有些模特也学画画,但是是极少数,一般人学学就放弃了,也没什么意思。

    模特是美院学生生活里很重要的一部分,尤其是雕塑系和油画系。模特们也有自己关系比较好的学生,下了课就是朋友。然而以专业的眼光进行创作和私人交往不同,往往只关注自己想要表达的部分,对模特的长相倒是忽略的,因此常有熟悉的模特一穿上衣服就认不出来的事。或许这也是模特们能够坦然面对画布的原因。

    赵丽越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他们在一个开天窗的画室里上课,正在专心创作的时候,模特突然一声尖叫“有人偷看”,便抓起衣服跑到墙边。大家抬头一看,一个民工正搬个小凳子坐在天窗边看呢。这么一叫,他还很吃惊,就像看戏被打断了一样,拎着小凳子一溜烟地又下去了。

    这说明,模特在专业眼光的审视下和在好奇的窥视下是不一样的。前者,他们只是一种职业,而后者则把他们还原成了普通人

页面功能 【参与评论】【打印文章】【网上投稿关闭窗口
上一篇:娘家岂是避风港?夫妻关系心理调适(夫妻之间)
下一篇:上班第一天该穿什么?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