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求医问药 > 保健 > 心理保健
双向的爱
http://www.21nx.com ] 点击数: 【字体:
     中秋节前夕,我们去给父母送月饼。行前,儿子也兴高采烈,要求在爷爷家住几天。我给他拿了本课外书,还准备了一对板羽球拍。我想,他可以跟小伙伴们打球。小时候,父亲给我买体育器材,现在轮到我给儿子买了。滑板,旱冰鞋,跳绳,足球,排球,羽毛球等,都陆续被我买回家。

    走进我熟悉的胡同,却见父母远远地迎了上来。他们正在门口与邻居聊天。我们的到来使母亲笑容满面,邻居也笑哈哈地打趣:“总算等来了!快回家亲热去吧。”

    妻子给大家分月饼。母亲也笑眯眯地劝大家:“尝尝吧,城里的月饼呢!”

    父亲在一旁一言不发,只是抿着嘴笑。他接过一个月饼,津津有味地咀嚼。儿子却等不及了,就大叫起来:“爷爷,打球去!”父亲看见球拍也是两眼一亮。

    农村的院落很大,他们祖孙两人在院里打球,我们就坐在屋里跟母亲东一搭西一搭地闲聊。我透过竹帘恰好可以看到门外他们祖孙打球的情景。儿子今天找到了对手,高兴的大呼小叫,像小兔子一样活跃地跳来跳去。交换场地后,父亲的背影闪了过来。他手握球拍,弓腿站着,一动不动地等小孙子发球。他接球时一跃而起,动若脱兔。

    我直想笑,没想到,父亲玩起来这么认真。他每一个球都打得很高,接球时他喜欢跳起来,无论有没有必要。他肥胖的身子跳跃时夸张的动作有点滑稽可笑。但是我一点都不想笑,却想流泪。父亲是压抑了太多的负担,好容易现在童心复蒙。遗憾的是,我以前为什么就没有想到呢?

    母亲说:“你爸爸年轻的时候当民兵,可爱玩呢。打篮球,打起来饭都顾不得吃呢!”

    “是吗?”我故意轻描淡写地应到。“有点印象。”我朦胧记起小时候学校操场里身穿红背心的生龙活虎的身影。我转过脸去,用力忍住泪水。我也喜欢玩,小时候父亲给我买过不少东西,由己及人,我却只想起给儿子买体育器材,却没有想过我的父亲、母亲!他们单调的日子更需要调剂,更需要我的关怀!

    正说着,父亲已放下球拍走回来,他坐在门台上气喘吁吁。母亲忙走过去,心疼地说:“看刚才跳了几下,嘴唇都黑了。”父亲心脏不大好。

    “到底是岁月不饶人。”这样感伤地想着,我忽然悟到我们爱的传递仿佛是单向的,从长辈到小辈。父亲爱我,我爱我的儿子。我以前太多地关心自己的儿子,就像父亲当年关心我一样,但是对老人的关爱付出的太少,太少。即便孝敬他们,我也不过是为父母买吃买喝,求医问药。其实,他们更需要小孙子的戏闹,更需要我们的聊天,更需要我们无微不至的关怀

页面功能 【参与评论】【打印文章】【网上投稿关闭窗口
上一篇:世界卫生组织:全球自杀事件呈上升趋势
下一篇:精神卫生与人类偏见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