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求医问药 > 保健 > 心理保健
总是迟迟不能落幕
http://www.21nx.com ] 点击数: 【字体:
    那年我大约是七八岁。有一天我忽然发现一直争吵不休的父母变得异常安静。我有了种不安的预感。父母上班后我发现一张信纸躺在书桌上。认字不多的我好不容易才看懂了标题———“离婚协议书”?母亲的字太潦草,大部分我没看懂,只是我看见了父母的签名在最后面,每个人还写了三个字:“我同意”。那一刻我无比的惊恐。父母离异,这个当时看起来吓人的词,就要降临在我的身上吗?我下意识拿起铅笔就在后面写:“我不同意。”然后,我大哭。

    等我放学回家,那张纸已经不见。后来的十几年,我也再没有看见任何诸如此类的协议书。父母的婚姻还在继续着,虽然他们依旧频频吵嘴。然而,当年岁有加,我怀疑起当年写的那四个字:既然他们间已没有爱情,我又何苦求父母的婚姻勉强维系?我因为这些想法而变得沉默,缺乏安全感。

    北上的列车徐徐启动,我带着疑问走了,到一个更大的城市去读书。2000年的一月,我在宿舍里。电话忽然响了,是母亲。“如果你爸爸打电话给你,你要告诉他叫他无论如何都要回家!”妈妈的第一句话带着哭腔,毫无新世纪的喜悦。什么?我一时竟不知怎么反应。好不容易我才明白,原来,父亲几个月前受一个大款朋友的影响决定去炒期货,谁知天不遂人意,他竟欠下了一大笔债务。一时心急,父亲便离开了家。然后,他给我叔叔打了一个电话,说他不会再回来了,债务也无须母亲理会。

    天啊!我是学金融的,我以前是知道期货这种以小博大的交易是多么残酷的,可是这一刻,我才真正明白,切身地明白!就连最亲的人,也会在它的压力下失去了踪影。而以前,父亲是一个多么坚强的人。

    他们的婚姻也该同时落幕了。这一刻,我是不舍,可是,我该明白,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有圆满的结局。这一天,只不过是因为我的那四个字而迟来了十几年罢了。我有点颤抖。

    期末考试马上开始。我告诉母亲我决定回去,找父亲。她却说:“你要好好考试,我已经在海口。”原来,叔叔查到了电话是从海口打来的,妈妈于是坐上飞机去了海南。

    我在北京飘雪的冬天里为考试奔忙,而母亲却在热带的烈日下寻找父亲的身影。境况毫不相似,心情却都如此不安。终于有个晚上,我打电话回家,听到了父亲沙哑低沉的声音。终于。

    我也回去了。春运的火车摇晃得厉害,像期货指数,像有些婚姻。在前一天晚上,我拒绝了一份曾经渴望的爱情,因为我怕它有一天也会莫名地蒸发,和所有曾经在手的东西一样。

    打开家门,家里竟是意料外的平静。没有人要离婚,没有人哭。我偷偷问母亲:“妈,为什么你没走?”“走?”“那样你们的婚姻就可以有个了结了。”这是我第一次和她谈到婚姻的问题。妈妈有些惊异。“你们不是经常吵架吗?”我解释,同样惊讶地。母亲忽然笑了:“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吵架只是因为我们有分歧,但是不至于感情破裂啊。”是吗?十几年来的事情居然不是我想象!

    我忽然记起这样一个片断:母亲有严重的心脏病,每次夜里发作,总是父亲背着她下楼赶去医院。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间昏黄的灯光中,那情那景,原是婚姻的最好诠释:依靠,责任,和关怀。我一直被表象所迷惑,却忽视了平日里一些值得感动的事情。我见过的那份“离婚协议”,只是一段弯路,我却以为是最终的方向,还自以为是地妄加判断。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虽然这个理解有些晚。

    父母最终是决定平静地直面人生,认真地工作,就当一切从头开始。而我,为那种我所不及的成熟而震动,也深深明了我对这个家庭应负的责任。

    同时我决定去找回我的爱情,我对它忽然有了把握。听说完我的事,他紧紧拥住了我:“我们有了榜样,不是么?”在20岁将要过去的时刻,一场灾难让我重生,让我顿悟。

    转自中公网

页面功能 【参与评论】【打印文章】【网上投稿关闭窗口
上一篇:被“宰割”的童年
下一篇:给心也“减肥”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