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中医理论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遵循中医理论 掌握组方机理与药物剂量

中医中药秘方网 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8-04-13
经方原指古代经验方的简称,是古人在长期医疗实践过程中反复验证行之有效的方剂。随着中医学不断发展完善,历代医家对其含义总结也不相同。《辞海》中指出:“经方,中医学名词,古代方书的统称,后世称汉代张仲景《伤寒论》《金匮要略》等书中的方剂为经方,与宋元以后的时方相对而言。”笔者认为经方配伍严谨、药物精简,临床疗效确切,不仅反映出中医学组方理论的原始面貌,故历经数千年经久不衰,成为后世方剂发展的典范;而且集中彰显中医药理论和实践的精华,故临证运用经方要思考、要善用、要活用,治疗上则易收良效。
 
精通并严格遵循中医理论
 
选用经方要根据药物的作用,推求全方的功效与主治病证。其中所推求的病机最为关键。笔者认为,应充分明确现证与经方原文的异同点,即使在原方证中有详细的病证描述,也要紧扣病机,选用经方。临证中,要精通并研究经方方药的功效,同时培养具备扎实的辨证论治、审证求机的中医思维能力。根据病机选方用药,可“异病同治”;尽量不要受到现代医学病名的影响,如高血压患者选用附子等药物。
 
把握病因病机与症状异同
 
临证中常常有这样的情况,有的名为选用某经方,但实际却对经方任意增减,而使经方“名存实亡”;有的取用经方中几味药,或选取其中的一种配伍,加之几味无关痛痒的药物作为陪衬;有的甚者加减一大推中药,喧宾夺主。笔者认为,选取主药必须紧扣主证的病机,这是基本的前提。如小柴胡汤,方中柴胡配黄芩清解少阳,人参配大枣、甘草益气健脾、扶正达邪,半夏配生姜和胃降逆,严格地说,缺少其中任何一味,都不能称其为小柴胡汤。精研《伤寒论》原文96条小柴胡汤的加减化裁看出,经方配伍与其适应证有着严格的界限,但少阳之主证—往来寒热、胸胁苦满的症状不变。临证中,若症状与经方不同,但经过化裁方义也要符合经方的病因病机。《伤寒论》中麻黄汤出现于多条病症的发汗治疗,这些原文所述症状均有所不同,有失治,有误治,有病情转归,但其病因病机相同,张仲景均用麻黄汤。因此,病因病机与经方相同,但症状不同,可化裁应用;而症状与经方相同,但病因病机不同,建议不宜用。
 
掌握组方机理与药物剂量
 
《伤寒论》原文35条:“太阳病,头痛发热,身疼,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者,麻黄汤主之。”麻黄汤由麻黄、桂枝、杏仁、甘草四味药组成。其中麻黄为君药,味苦辛性温,主发汗解表、宣肺平喘;桂枝为臣药,辛温,功效解肌祛风,能助麻黄发汗之功;杏仁为佐药,可宣肺降气,助麻黄平喘;甘草为使药,意在调和诸药,缓解麻黄之性,防止发汗太过。由此可见,仲景组方“立法严谨,紧扣病机,用药精专,各司其职,缺一不可。”笔者认为,临证中一定要深刻理解经方君臣佐使的组方机理,同时严格掌握经方组方的药物剂量。
 
辨证因人因时因地而活用
 
经方奠定了中医学的精华辨证论治,而辨证的理论基础也充分体现了中医学认识疾病的灵活性。随着现代社会快速发展,经济、文化、工作环境等要素,自然环境的变迁较古代差别更大,致病特点也错综复杂,如出现的社会职业病、社会综合征等。临证中若不认真识别,难免会出现“古今病不相能也”的窘境。加之当今患者情绪的不同、性格的差异、经历差异、社会环境的差别,以及抗生素滥用等原因,对疾病的发生发展也有不同的影响。因此,选用经方应与时俱进,因人因时因地辨证灵活应用。正如张元素所说:“运气不齐,古今异轨,古方新病,不相能也。”
 
笔者认为,在继承经方的基础上,更应不断创新和发扬经方。既要掌握经方的深刻内涵应用于临床实践,又要扩大经方在临床的使用率体现其历史贡献,还要对经方的配伍规律进行深入挖掘研究。不仅在理论探讨与临床运用上具有研究的必要性,在实验方法上具有操作可行性,而且在相同工作量的前提下,对其研究可较其他方剂取得更多的信息,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董盛)

来源:中国中医报
Tag标签: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