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中医理论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资天癸理肝气经带通调 究奇经养气血毓麟之本

中医中药秘方网 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8-03-08
朱氏妇科悬壶百年,医人无数,杏林满园,桃李满天,其学术思想沉淀厚重而别具一格。第三代传人、国医大师朱南孙总结前人经验、结合临床积累,总结朱氏妇科学术思想为:资天癸,理肝气,经带通调;究奇经,养气血,毓麟之本;君臣精专,佐及兼证,善用药对;诊治妇疾,经孕产乳,适时为贵。
 
资天癸,理肝气 经带通调
 
从肝肾论治妇科疾患,是朱氏妇科学术思想之精华。朱南孙从肝肾同源及冲任隶属于肝肾这一生理关系出发,在其父朱小南“肝气不舒,百病丛生,尤以妇人为先”见解的基础上,提出了“治肝必及肾,益肾须疏肝”“肝肾为纲”“肝肾同治”的妇科病临床治疗学说,贯穿临床实践,并指导后学,自成一派。
 
女子经带胎产乳受肝肾所统,在生理上依赖肾气充盈,肝血旺盛。肝肾协调则经候如期,胎孕乃成,泌乳正常。在病理上肾虚禀赋不足,则脏腑功能、生殖机能发育不全。肝经失调则血海不充,藏血疏泄失司。故在临床上肝肾两脏失调与妇科疾病密切相关。青春少女如肾气虚弱,癸水不足,则冲任失养,难以按月催动月汛,乃至月经失调,该来不来,该去不去。成年妇女如肾阴亏损,血衰水亏,或肝血虚少,血海不充,则经来量少,经候衍期,甚至经行闭止。如肝木乏肾水濡养,肝阳肝火遂致偏亢,则经血妄行,经期提前。肝肾封藏失司,则经漏不止。肝郁不疏则经乱,前后不定,经前乳胀,临经头痛。肝郁气滞,气血阻滞则痛经。血滞日久,甚则癥瘕积聚。妇人胎孕,发端于天癸,凭借于冲任,植根于胞宫,皆赖肝肾精血充养。肝肾精血不充,则胎孕难成。妇女孕胎期,肾气不足系胞无力,或肝血不足无以养胎,则胎漏、胎坠、滑胎。妇女生产多易损伤肾气,或流血过多肝经血少,肝肾亏损,常有腰背酸痛,或阳越阴亏常自汗不止。更年期妇女肾元虚衰,或肾水亏乏,肝火偏亢,冲任不摄,崩漏不止,或肾虚肝郁,阴阳失衡,潮热自汗,忧郁烦躁,诸症迭出。
 
朱南孙辨证用药,依据病情或月经周期变化,或单清不补,或清补并举,总使肝肾水木相滋,平衡协调。常以柴胡、黄芩、广郁金等疏肝、清肝方中配以女贞子、桑椹子、枸杞子等益肾之品;在滋补肝肾方中少佐青皮、川楝子等疏达肝气之药,并强调经前肝气偏旺,宜偏重疏肝理气调经;经后肾气耗损,宜着重补源以善其本。
 
朱南孙注重肝肾在月经周期中的作用。如患者经前肝气偏旺时,治疗偏重于疏肝理气调经;经后阴血去,肾气偏虚者则着重补益肝肾,以顾其本。对不孕患者,除调理月经外,在排卵期前后,还加用温肾促性助孕之品,如仙茅、仙灵脾、石楠叶、蛇床子等。在治疗各种妇科疾病中,常在疏肝清肝方中加女贞子、枸杞子、桑椹子、川续断、桑寄生等补肾药,在补肾方中又常佐疏肝理气之青皮、川楝子。由她所创的“健壮补力膏”“怡情更年汤”“促卵助孕汤”均为滋补肝肾之良方。其中健壮补力膏方用菟丝子、覆盆子、金樱子、五味子补肝肾、摄精气、固冲任;桑寄生补肝肾、强筋骨,石龙骨补肾强壮,孩儿参补气。广泛运用于肝肾不足、冲任虚损之崩漏、带下、闭经、月经不调、不孕症、胎漏等疑难杂病。而怡情更年汤以滋养肝肾之阴的二至丸为君药,加巴戟天、肉苁蓉、桑椹子加强滋补肝肾之力,紫草、玄参清肝降火,淮小麦、炙甘草健脾养心除烦,首乌藤、合欢皮解郁怡神,治疗更年期综合征和其他年龄妇女属肾虚肝旺,症见心烦易怒、胸闷心悸、失眠多梦、烘热汗出等症者往往有奇效;在促卵助孕汤中用女贞子、肉苁蓉、桑椹子益肝补肾,巴戟天、仙灵脾朴肾壮阳,加参芪四物益气养血调经,辅以石楠叶、石菖蒲、川芎醒脑怡神,共奏益气养血、补肾助精、促卵助孕之效。
 
究奇经,养气血 毓麟之本
 
“冲”是冲要之意,脏腑经络之血都归于冲脉,是十二络冲要,故称冲为血海。任脉担任一身阴脉的妊养,又同妇女的妊娠有关,故称任主胞胎。两脉功能病变虽与其他各科都有一定关系,但冲任两脉皆起于胞中,隶属于肝肾而主司女性生殖生理,与妇科最为有关。宋代陈自明谓:“妇人病有三十六种,皆由冲任劳损所致。”调理冲任为历代医家所重视。
 
“冲任损伤”在妇科病机中占核心地位,李时珍指出“医不知此,罔探病机”。朱小南将冲任与脏腑、气血、其他经络的生理、病理关系结合起来,曾系统地论述了冲任的生理病理,并提出理法方药。他认为,冲任和肾、肝、脾、胃等关系很密切。《难经·三十六难》认为肾的功能是:“男子以藏经,女子以系胞。”清代钱国宾说:“经本于肾,旺于冲任两脉。”肾气盛,然后冲任通盛,方能系胞,冲任于肝脏的关系,肝藏血,冲为血海,肝脏能调节血海的盈亏,盰郁导致气滞血瘀,则影响冲脉。冲任与脾胃的关系,古人认为冲任隶于阳明,血海的充盈,胞胎的供养,都是依靠脾胃腐化水谷,化生气血。在经络方面,冲任又和足太阴、足阳明、足少阴、足厥阴等经相联系。推究冲任病变的形成,一是脏腑气血、其他经络的病变影响冲任的机能所致;二是各种致病因素使冲任损伤而影响脏腑、气血和其他经络而产生疾病。还详细总结了调理冲任的常用方药,如补冲脉之气的吴茱萸、巴戟天、枸杞子、甘草、鹿衔草、鹿茸、紫河车、肉苁蓉、紫石英、杜仲;补冲脉之血的当归、鳖甲、丹参、川芎;降冲脉之逆的木香、槟榔;固冲脉的山药、莲子。而补任脉之气的鹿茸、覆盆子、紫河车;补任脉之血的龟板、丹参;固任脉的白果。常用治冲任病的专方,如龟鹿二仙胶,王孟英的温养奇经方,《济阴纲目》中所载有四物汤、茸附汤、断下汤、伏龙肝散、调生丸、秦桂丸等。
 
朱南孙深得其旨,对冲任虚损的研究更趋全面,认为婚久不孕究其病源有邪侵冲任,胞脉阻滞之由;房事不慎易致热瘀交阻,冲任阻塞;闭经尚有肝肾阴虚,冲任不足,血海空虚等,把妇科病机与冲任损伤紧密地结合起来。临症时针对妇女月经周期冲任气血盛衰出现生理性变化的特点,将补充冲任和梳理冲任分类组合,分别施用于月经周期的各阶段,在调理冲任时,对邪留冲任者,治贵在通。如对房帏不慎,或宫内手术而致邪客冲任,湿热瘀交阻胞络的附件炎、盆腔炎用红藤、败酱、蒲黄、延胡等组成的蒲丁藤酱消炎汤清热化瘀,疏理冲任。经漏不止,日久冲任必夹瘀阻,治当通涩并用,或先清理胞宫,进而补肾固冲。用药如蒲黄与五灵脂,熟军炭,茜草与海螵蛸,三棱、莪术与三七等。对胞络阻塞,输卵管不通而久婚不孕者,期中通络加以补气,以鼓动通络之力。虚损者贵在盛。如对肾气不足、天癸未充,脾气虚弱、化源不足,或房劳多产,肝肾亏损等导致的冲任虚损者,以健脾补肾养肝法调补冲任。针对妇女随着月经周期变化冲任气血盛衰也会出现生理性变化的特点,可将补冲任药和疏理冲任药分类组合,分别试用于月经周期的各个阶段。如对不孕症,氤氲期以巴戟天、肉苁蓉、仙灵脾、枸杞子、菟丝子等以温养冲任,经前期则以柴胡、香附、路路通、苏噜子等疏理冲任。冲任以通盛为贵,任通冲盛,则经孕产乳方可正常。
 
朱南孙认为带脉的病理机制,主要是由于带脉的弛缓,产生各种下陷的症状,一类是带脉虚弱,提系乏力。例如带脉虚惫后,任脉亦受其影响,任主胞胎,于是胎元不固,能导致胎漏;又如带脉弛缓后,小腹内的部分脏器也因而下陷,如肠下垂成为疝,胞宫下垂成为子宫脱垂等;此外,如带脉失去约束阳明经络的能力,宗筋弛纵,会形成足部痿弱不用的症状。而另一类是痰、湿、寒、热等各种致病因素影响带脉,以至于它的约束能力减退,导致带下的疾患,所以带下病虽以颜色、气味、清浊来辨证定名,但都属于带脉的病变。朱氏妇科认为治疗带下病不论病之新久或带下颜色质味的不同,都宜截止而不宜任其下注,所以使用椿根皮、鸡冠花、海螵蛸等为治带的常用药,使其固约带脉,止其下陷;初起属湿热者则配以苍术、薏苡仁、黄芩、黄柏;秽臭者配以土茯苓、墓头回;久带寒湿者配以艾叶炭、小茴香;阳虚者配以鹿角霜、白蔹;精枯者配以阿胶、鲍鱼汁。
 
朱氏妇科归纳前贤经验,补充一己之得将带脉药分类如下。升提带脉:多选升麻、五味子;固托带脉:多选龙骨、牡蛎、海螵蛸、椿根皮;止带脉之疼痛,多选白芍、甘草;温带脉之寒:多选艾叶、干姜;清带脉之湿热:多选黄芩、黄柏、白芷炭、车前子;补带脉之阴:多选当归、熟地黄。
 
君臣精专,佐及兼证 善用药对
 
朱南孙临诊,胸有定见,素以师古而不泥古著称。其治方多在十味左右,不超过十二味,组方严谨,味味有据,尤擅用药对,自成特色。女子以血为本,血症中尤以血崩最为凶险,医家每每感到棘手。南山公早年创制出著名治严重血崩的验方“将军斩关汤”,朱小南先生沿用并推广之,认为有“补气血而驱余邪,祛瘀而不伤正”之功。后经朱南孙“治血证以通涩并用为宜”的学术经验加以演变,以失笑散为君,选择“将军斩关汤”中数味主药,更新为一首具有去瘀生新止血之效,治疗重症崩漏的验方“加味没竭汤”,以其独特疗效被纳入国家级科研项目。朱氏处方讲究配伍,或相须相使以增效,或相反相逆建奇功,可谓“游于方之中,超乎方之外”。药味不多,药量适中,依病情而定。如病体急虚,过补壅中,药量宜轻,常用6~9克,缓缓进取,渐收功效。朱氏主张择药尽量少用气味难闻、难以入口之品,并告诫学生要全面掌握药性。如苎麻根有养阴清热止血安胎之效,又有润肠通便之力,尤益于阴虚血热胎漏伴便结不畅之先兆流产者,脾虚胎漏用之无益。再如莪术,有开胃之效,癥瘕痞结纳呆者多用。(董莉)
Tag标签: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