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中草药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蜀椒为药食两用之品又称川椒 温里散寒引火归元

中医中药秘方网 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8-01-10
经方中蜀椒应用内涵考辨

蜀椒为药食两用之品, 又称川椒, 为花椒的一 种, 作为药物首载于《神农本草经》 , 谓其: “味辛, 温。 主邪气咳逆, 温中, 逐骨节皮肤死肌, 寒湿痹痛, 下气” 。 在 《伤寒论》中入方1次, 即乌梅丸; 在 《金匮 要略》中入方6次, 分别为: 升麻鳖甲汤、 乌头赤石脂 丸、 大建中汤、 王不留行散、 乌梅丸、 白术散。 其中二 书中乌梅丸为同一方, 故共计6方。 兹将蜀椒在此6方 中的应用归纳如下 , 希冀有益于临床发挥。

温里散寒

蜀椒味辛甚, 尝之唇舌即麻, 辛能散, 性又温 燥, 且主入足太阴阳明, 并能入心、 肝、 肾经, 长于温 中散寒。 蜀椒的该作用从乌头赤石脂丸、 大建中汤、 王不留行散、 白术散中可见一斑。

1. 散寒止痛 蜀椒的祛寒治心痛的作用见于乌 头赤石脂丸。 《金匮要略·胸痹心痛短气病脉证治第 九》篇第九条云: “心痛彻背, 背痛彻心, 乌头赤石脂 丸主之。 乌头赤石脂丸方: 蜀椒一两, 一法二分乌头 一分, 炮附子半两, 炮, 一法一分 干姜一两, 一法一 分赤石脂一两, 一法二分” 。 《素问·调经论》云: “厥 气上逆, 寒气积于胸中而不泻, 不泻则温气去, 寒独 留, 则血凝泣 (涩) , 凝则脉不通” 。 此心痛证由阴寒 痹阻心络所致, 症见心胸连及后背剧烈疼痛, 方用乌 头赤石脂丸祛寒温阳, 峻逐阴邪。 方中蜀椒与乌头、 附子、 干姜同为大辛大热之品, 共同 “益火之源, 以消 阴翳” , 温阳祛寒之力极强, 阴霾得散则心痛得止。 蜀椒色赤入心营血分, 又可引诸热药达病所, 在此不 可或缺。 《长沙药解》谓此方中 “蜀椒益君火而逐阴 邪也” , “用之治心痛彻背, 背痛彻心, 以肾邪而贼心 君” 。 由此, 临床上治疗阴寒凝滞所致心痛, 蜀椒是 不错的选择。

《金匮要略·腹满寒疝宿食病脉证治第十》 中将 蜀椒与干姜、 人参、 饴糖同用, 即大建中汤, 治 “心胸 中大寒痛, 呕不能饮食, 腹中寒, 上冲皮起, 出见有头 足, 上下痛而不可触近” 。 方中干姜温中, 守而不走, 为温暖之源泉, 可视为 “阳中之阴” 药; 蜀椒偏于温 散, 能暖中焦, 散阴寒, 止腹痛, 可视为 “阳中之阳” 药。 干姜、 蜀椒均能温中, 然一守一攻, 一劲一荡, 阴 阳相得, 温散并行, 寒凝可除。

2. 散寒养血安胎 肝主藏血, 以养胎元; 脾主运 化, 以生精微, 故妇人妊娠之际, 养胎疗病, 尤当注 重肝脾二脏的功能。 《金匮要略· 妇人妊娠病脉证并 治第二十》中所述妇人妊娠宜服当归散或白术散以 养胎, 二方即借助调理肝脾之功, 可见张仲景在妊娠 养胎时, 非常重视肝脾 [1] 。 其中白术散条为 “妊娠养 胎, 白术散主之。 白术散方: 白术四分、 芎䓖四分, 蜀 椒三分, 去汗, 牡蛎二分” 。 方中白术健脾燥湿和胃, 牡蛎收涩固涩, 川芎疏达气血, 蜀椒温血分寒湿以 养胎气, 共奏健脾燥湿、 温中散寒之功, 治疗脾虚寒 湿之胎动不安、 胎萎不长。 为何用蜀椒之温而不用附 子、 干姜之类? 笔者仍认为蜀椒色赤可入血分。 《长沙 药解》所谓蜀椒 “温肝脾而暖血海也” 。 妊娠期间, 肝血下聚养胎, 养胎治病安能离开血分, 故择蜀椒入 血分温散寒湿以养胎。 且其峻烈之性不显, 用之安胎 较为安全。 临床有人用白术散合胶艾汤治疗滑胎, 疗 效卓著 [2] 。

3. 温行血脉 《素问·调经论》云 “血气者, 喜 温而恶寒, 寒则泣 (涩)不能流, 温则消而去之” 。 蜀 椒性温入血分故能温行血气。 《金匮要略·疮痈肠痈 浸淫病脉证并治第十八》载: “病金创, 王不留行散 主之。 王不留行散方: 王不留行十分, 八月八日采, 蒴 藋细叶十分, 七月七日采, 桑东南根白皮十分, 三月三 日采, 甘草十八分, 川椒三分, 除目及闭口者, 去汗, 黄 芩二分, 干姜二分, 芍药二分, 厚朴二分” 。 金创所伤, 伤处气血瘀滞, 故欲续其断伤, 必畅其营卫气血。 用 王不留行散活血祛瘀, 行气通阳。 方中蜀椒辛温行血 脉, 助行血瘀。 本方常用于促进外伤或术后伤口愈 合, 有报道用本方治疗关节炎、 盆腔炎, 以及作为麻 醉用药, 疗效颇佳 [3-4] 。

引火归元

《本经疏证》云 “能使火不上逆而下归, 是金之 挟火下流, 以就土之范也, 是椒之能事也” [5] 。 蜀椒的 引火归元作用, 主要体现在乌梅丸和中升麻鳖甲汤 两方中。

1. 乌梅丸 《伤寒论》第338条云: “伤寒脉微而 厥, 至七八日肤冷, 其人躁无暂安时者, 此为脏厥, 非 蛔厥也。 蛔厥者, 其人当吐蛔。 今病者静, 而复时烦 者, 此为脏寒。 蛔上入其膈, 故烦, 须臾复止, 得食而 呕, 又烦者, 蛔闻食臭出, 其人常自吐蛔。 蛔厥者, 乌 梅丸主之。 又主久利” 。 《金匮要略·趺蹶手指臂肿 转筋阴狐疝蛔虫病脉证并治第十九》谓: “蛔厥者, 当吐蛔, 令病者静而复时烦, 此为脏寒, 蛔上入膈, 故烦, 须臾复止, 得食而呕, 又烦者, 蛔闻食臭出, 其人当自吐蛔。 蛔厥者, 乌梅丸主之” 。 乌梅丸方: 乌 梅三百枚, 细辛六两, 干姜十两, 黄连十六两, 当归四 两, 附子六两 (炮, 去皮) , 蜀椒四两 (出汗) , 桂枝六 两 (去皮) , 人参六两, 黄檗六两。 关于乌梅丸, 历来 学者对其颇有争议, 对其作用的认识, 大致有两种: 一、 按照原文, 认为乌梅丸只能治疗蛔厥、 久利; 二、 认为乌梅丸是厥阴病的主方, 可以治疗包括蛔厥、 久利在内的一些寒热错杂的病证, 如柯韵伯在《伤 寒来苏集》中说: “乌梅丸为厥阴主方, 非只为蛔厥 之剂也” 。 笔者在此亦持第二种观点, “若囿于驱蚘 (蛔) 、 下利, 乃小视其用耳” (李士懋) 。 现代学者 已将乌梅丸广泛用于治疗临床各科疾病中的上热下 寒、 阳虚火郁等寒热错杂的病证, 而不仅是治疗蛔 虫病、 下利, 并且疗效颇著 [6-7] 。

在治疗厥阴病上热下寒证中, 蜀椒一方面温下 焦寒, 而更重要的是引火在上之火复归于下。 就治 疗蛔厥来讲, 方中蜀椒既可温中以安蛔止痛、 止利, 又可协干姜温中护中以培补中土, 从而收敛上焦之 火, 即邹澍所谓 “椒固就火以致金, 使火因金以归下 者也” [5] 。 而实际上, 这里的 “蛔厥” “久利” 也是上 热下寒造成的, 它只不过是上热下寒证的一个表现, 乌梅丸正是通过恢复寒热阴阳平衡来达到“安蛔 止痛” “止利” 的作用, 即《素问· 至真要大论》所谓 “谨察阴阳所在而调之, 以平为期” , 而蜀椒在其中 的引火归元作用不容忽视。 诚然附子也可起到引火 归元的作用, 但是, 蜀椒更贴近厥阴血分, 针对厥阴 病的上热下寒效果比附子更佳。

2. 升麻鳖甲汤 《金匮要略· 百合狐惑阴阳毒 病脉证治第三》关于 “阴阳毒” 病证的描述有2条: “阳毒之为病, 面赤斑斑如锦纹, 咽喉痛, 唾脓血, 五日可治, 七日不可治, 升麻鳖甲汤主之” , “阴毒之 为病, 面目青, 身痛如被杖, 咽喉痛, 五日可治, 七日不可治, 升麻鳖甲汤去雄黄、 蜀椒主之” 。 《金匮要略 心典》云: “毒者, 邪气蕴蓄不解之谓” 。 疫毒蕴结余 血脉成为阴阳毒。 此处的 “阴阳” , 并非表里、 虚实、 寒极热极之谓, 而是指疫毒在阴分、 阳分而言。 治疗 以升麻鳖甲汤散邪解毒, 活血祛瘀。 该方重用升麻、 甘草解百毒, 鳖甲即可行血散瘀, 又可引诸药入阴分 以搜邪, 当归养血活血。 阳毒之所以用蜀椒、 雄黄, 因其阳性同气相求, 引上犯之火热邪气下行, 《本草 备要》所谓蜀椒 “能下行导火归元” 是也; 而阴毒去 之, 在于其二者的辛热之性恐让阴气受损 [8] 。

综上, 张仲景用蜀椒, 一取其温里散寒, 二取其 引火归元。 而附子、 干姜、 白术均可温中散寒, 可舍 蜀椒而用此味代替否? 曰: 否。 诚然, 相较而言, 蜀椒 温阳之力不如附子, 然附子主入下焦肾经温壮元阳, 蜀椒主入中焦脾经温阳散寒; 蜀椒温中阳之力不及 干姜, 然干姜质重味厚, 守中而不走, 尤主帅坐镇中 州, 而蜀椒味薄质轻, 善走而上行下达, 尤先行军冲 锋陷阵; 蜀椒燥湿之力同白术比较, 亦尤如温中之 于干姜。 论其引火归元, 何不用肉桂? 因蜀椒味辛而 麻, 药用果皮, 其质轻清, 虽可引火归元, 更具温散 之性, 在乌梅丸中亦有 “火郁发之” 之功以发散在上 之郁火, 在升麻鳖甲汤中则兼具温散血行。 而肉桂以 树皮入药, 其 “走” 之性不及蜀椒。

来源:中华中医药杂志 作者:王学斌 王兴臣
Tag标签: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