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中草药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柴胡遇上牡蛎 配伍举例

中医中药秘方网 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7-11-17
柴胡遇上牡蛎,本就是不一样的烟火,二者的搭配,虽然出其不意,看似不搭配,却能折射出意想不到的效果。当柴胡与牡蛎再遇上其他中药的插足,三足鼎立的局面,又会碰撞出怎样的效果呢?且去正文寻找答案!
 
柴胡牡蛎两药相伍,既宣阳气之不达,又展阴气之不舒,能潜浮阳、敛真阴,疏肝郁、软坚癖,自成协同、双向调节之妙。先生益以此药对与某些药物相伍,组成药组,互补增效,更好地发挥了其功效特长。其作用又可归纳为如下几个方面。
 
1.清热祛邪
 
柴胡、牡蛎相伍,虽可用于内伤外感之热,奈人之发热,天时、地理、禀赋、受邪性质均有不同,则发热之兼夹症状自亦有别。然通过药组中各药物的相互配合,即可针对不同的适应证治疗发热。
 
配伍举例
 
(1)柴牡配防风:防风通治四季风邪,与柴胡合用内和肠胃,配牡蛎消胸膈之满,对流行性感冒,发热肢体酸楚,胸痞脘胀纳减者,以此退热和中,最为适宜。
 
(2)柴牡配桂枝:桂枝辛温开腠,外能卫阳,内调肠胃,与柴牡相配能理表虚邪实之证。尤其是素体有寒、骨节烦痛、四肢风痛之外感发热及咳喘痰饮宿恙,而又新感寒邪者,更为相宜。
 
(3)柴牡配葛根:葛根甘平,为阳明经药,解肌透疹,内清腑热,生津止渴,其升举清阳之功与柴胡不谋而合;疗血痢、温疟又与牡蛎正配。
对素体脾虚,大便易溏,复感风热,发热口渴,泄泻腹痞者有良效。
 
(4)柴牡配白薇:白薇性苦微寒,善清血热,可治阴虚发热。佐柴牡清痰热、止咳嗽、调经止带、利水通淋,适用于素体阴虚者外盛内伤之发热,对女性更年期综合征寒热来去不定、郁冒莫名其状者亦允治之。
 
(5)柴牡配黄芩:黄芩上清肺热,下泄大肠,与柴牡配伍疗湿热黄疸、肠澼下利、发背乳痈。黄芩尚有降压镇静、解痉安胎作用,得柴胡之升清举陷,煅牡蛎之补肾安神、平惊痫,临床可应用于子痫及孕期感染性发热者。
 
(6)柴牡配豆豉:豆豉辛苦而寒,宣散胸膈之邪,发汗而不伤阳;柴胡善透少阳气分郁热;牡蛎能除胁下痞热。得此三者犹如栀子豉汤之表里双解,而更轻清平稳,可免栀子苦寒易致便溏伤中之弊。
 
(7)柴牡配知母:知母苦寒清热与柴牡疏导寒热邪气合用,对肺热咳喘、发热咽痛、痰黄而稠、兼见大便秘结等实热证,以及阴虚劳热消渴,皆有清热泄结之功。
 
(8)柴牡配石膏:石膏甘辛大寒,清解实热,与柴胡合力,除渴饮,平谵妄,与牡蛎同功,提高机体抗病能力。
 
(9)柴牡配人参:仲景小柴胡汤用人参,其旨在扶正祛邪而非补益,《神农本草经》言柴牡“延年”“除邪气”,三药合用能治虚劳邪热,“免疫失调性疾病”之长期发热,即属此范畴。
 
(10)柴牡配附子:附子强心,峻补元阳,温通十二经;柴胡善除胸胁苦满;牡蛎敛阴潜阳固脱。三者同用可救阴阳乖戾之重证。如患者素来心肺功能不全,复感邪发热不解,而见气促面浮、咳逆倚息、腹满足肿、小便不利、脉来短绌等症,用以回阳救逆,补而助散,常可稳中取胜。
 
(11)柴牡配龙胆草:龙胆草泻肝胆实火,除下焦湿热。与柴牡合用,得柴胡轻扬之力,合牡蛎潜行之能,凡肝经热盛,目赤头痛,疮疡痈肿,阴囊肿痛,阴部湿痒,热痢,黄疸,用之咸宜。使湿热外透内泄,上下分消也。
 
2.宣畅气血
 
柴胡、牡蛎相伍,功能宣气血。所谓宣畅气血,实偏重于调畅气机的升降出入,以气机的流畅来推动血行的畅利,亦即指调整功能紊乱性的疾患。然功能之紊乱,如忧郁惊恚、肝阳上亢、奔豚冲逆、痞气胀、肠胃积滞等,病因、病位均有不同。通过药组中药物的协作,就可更切合各种不同的病因病机。
 
配伍举例
 
(1)柴牡配乌药:乌药辛开温通,配柴牡动静结合,于气中和血,上理脾胃元气,下通少阴肾经,适用于一切气滞气逆之症,对奔豚气、术后肠粘连腹痛、痛经等均有较好疗效,亦适用于小便频数、昼甚于夜者。
 
(2)柴牡配香附:香附辛苦甘平,利三焦,解六郁,得柴牡之镇痛镇静,可通治胸胁脘腹胀痛、经行腹痛等症。用于心血管系统病证所致之胸闷胸痛,有解痉、镇痛、强心、减慢心率的作用。
 
(3)柴牡配郁金:郁金辛苦为血中之气药,行血利气止痛,祛血气作痛,平心脏亢阳;柴牡和肝阴、补肝体。凡心脏郁火所致之胸胁刺痛、吐衄尿血、黄疸、月经不调、冠心病和肝病所致之胸腹痞痛,均有较好疗效。
 
(4)柴牡配菖蒲:石菖蒲芳香清冽,辟秽浊,发清阳,宣窍开闭;柴胡、牡蛎对中枢神经有安抚调节作用。三者同用对气血痰瘀郁滞所致之神志昏乱,健忘,癫痫,冠心、肺心之胸痹等有显著临床效果。
 
(5)柴牡配苍术:苍术甘辛温燥、芳香气雄,外解风寒之邪,内化湿浊之郁,与柴牡合伍,宣泄胃肠积滞、化湿解表,善理气、湿、食郁所致之纳呆、呕恶、腹胀泄泻,无论有无表证均宜之。
 
(6)柴牡配厚朴:厚朴与柴胡均为广谱抗菌药,对阿米巴原虫有抑制作用,并能增加肠蠕动,配牡蛎之下气平逆,使气行湿去痰消瘀化。临床治疗消化道功能紊乱或感染所致之腹部满痛、下利赤白等症。
 
(7)柴牡配瓜蒌:瓜蒌与柴牡润心肺、宽胸膈、涤痰结,三位一体,是疗结胸、痰饮、胸痹心痛之理想组合。
 
(8)柴牡配合欢皮:合欢皮宁神解郁,和营止痛,与柴牡联用不仅能疗心神不安、焦虑失眠等神经衰弱的功能性疾患,且由于合欢皮兼能消痈肿瘰疬并治咳嗽,合柴胡、牡蛎之散满泄结、消炎抗感染之力,尚可用于器官实质性病变,如肺痈以及瘰疬痰核(淋巴结核)等。
 
(9)柴牡配枣仁:酸枣仁甘平,功能养心安神敛汗,与柴牡配伍可治疗风湿热心动过速、病毒性心肌炎心律失常之发热、心悸怔忡、关节酸痛,确有退热、镇痛、安神宁心之效。
 
(10)柴牡配磁石:磁石辛咸入肾,功能潜阳纳气,安神镇惊,《神农本草经》云其“除大热烦满”。《名医别录》谓其“养肾脏,强骨气,益精除烦,通关节,消痈肿鼠瘘、颈核喉痛”。与柴牡合用,于肾虚虚火上炎之头晕目眩、耳鸣耳聋,以及虚烦、虚喘等症最为相宜。
 
(11)柴牡配生地:柴胡能散十二经血凝气滞,牡蛎能治关节营卫间留热,与滋阴养血、善治阴虚发热之生地配伍,治痹证、历节风、血热紫癜、吐血尿血等,疗效甚佳。
 
 
3.推陈致新
 
推陈致新,与宣畅气血相比较而言,较偏重于器质性的病变,如凝瘀癥积、瘰疬痰核、水肿膨胀等。而先生的这一类药组,亦正是为了适应各类症情。
 
配伍举例
(1)柴牡配大黄:大黄入血,柴胡清气,牡蛎能消痈肿,软坚散结,三药合用,扫清邪热,有犁庭扫穴之功。临床应用于感染性发热,各种血证,以及对妇女血瘀气滞之经闭、子宫肌瘤等,均有较好疗效。
 
(2)柴牡配赤芍:赤芍苦酸微寒,能凉血行瘀,消肿止痛,可加强柴牡的祛瘀破积作用。临床应用于心绞痛、心肌梗死、缺血性中风、血栓闭塞性脉管炎以及菌痢、急性乳腺炎等感染性疾患,均有较好疗效。
 
(3)柴牡配玄参:玄参苦咸微寒,咸能软坚,重于解毒;牡蛎长于化痰;柴胡疏泄厥阴。三者同用清热利水,软坚散结。临床应用于前列腺肥大、泌尿系结石所致之小溲余沥、小腹胀痛及慢性咽喉炎等症。
 
(4)柴牡配鳖甲:鳖甲咸寒补阴,退热散结,去癥瘕息肉,疗阴蚀。与柴牡同用,可回缩肿大之肝脾,通利胞宫瘀阻、癥积经闭、漏下五色。
 
(5)柴牡配炮山甲:山甲咸寒,气腥而走窜,引柴牡宣通脏腑,贯彻经络,攻坚排脓,透达关窍,逐瘀开闭。主治风湿痹挛,关节畸形强直肿痛;疗内痈外疡,胁下癥结肿痛;通经下乳,促进腺体分泌,移用于萎缩性胃炎有良效。
 
(6)柴牡配葶苈子:葶苈子辛苦寒,能祛痰行水、下气定喘、泄闭开塞。与柴牡为伍,降中有升,通调水道,除肺气郁之瘀血,对肺心病有心衰表现者用之甚合。
 
(7)柴牡配白芥子:白芥子辛温,利气豁痰于皮里膜下,为柴牡引经,专治胸腔壁炎症渗出积液。若伴长期低热柴胡宜重用。
 
(8)柴牡配槟榔:槟榔温苦辛,功能破滞,泄胸中至高之气;柴胡升清气;牡蛎软坚利水。三药合用,适用于心腹满闷、食后难化、脘痞、腑行不畅诸症。
 
(9)柴牡配桃仁:桃仁活血化瘀,止咳逆上气,消心下坚,通脉止痛。与柴胡气血互用,又加强牡蛎利水清热泄结作用。对过敏性哮喘、老年慢性支气管炎有效,亦用于脑血管病变、血吸虫病肝硬化、瘀阻经闭等症。
 
(10)柴牡配水红花子:水红花子咸寒无毒,消瘀破结,健脾利湿,主治癥瘕水臌。与柴牡同用能治疗肝硬化腹水,配合化疗治腹腔肿瘤。
Tag标签: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