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国医大师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国医大师——禤国维

中医中药秘方网 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7-04-01
禤国维,男,1937年11月生,广东佛山人,中共党员,六年制本科学历,广州中医药大学主任医师、首席教授、博士生导师。1963年毕业于广州中医学院中医专业,任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皮肤科专业委员会首任会长,中华中医药学会皮肤科分会顾问,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皮肤性病委员会顾问等职务,第二、三、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指导教师,第一批中医药传承博士后合作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获多种荣誉称号及奖励,如1993被评为广东省名中医,2001年被教育部评为全国优秀教师,2006年被中华中医药学会授予中华中医药学会首届中医药传承特别贡献奖,2007年被国家局评为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优秀指导老师,2007年荣获中国医院协会、中华医学会、中国医师协会等授予“和谐中国十佳健康卫士”称号,是中医界唯一获得此项荣誉的专家,2013年被中国医师协会、医师报社推选为当代大医精诚代表。
 
创新中医皮肤病学岭南流派,开创医院皮肤科“新纪元”。
 
禤国维主张将皮肤病学科从中医外科学科中独立出来,并逐步形成了自身独特的学术体系,创新发展了岭南皮肤病学流派,为该流派的代表性传承人物,其工作室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确定为国家中医学术流派传承工作室。
 
他始终致力于皮肤科的学术推广,通过科研、著作、论文、教学、参与专业社团等途径扩大皮肤科的影响,多次呼吁皮肤科从中医外科中分离出来,利于学科发展,通过学会将皮肤科的特色疗法和适宜技术推而广之,促进学科发展。
 
他将广东省中医院皮肤科从中医外科中分离出来,并经过多年奋斗,带领学科发展成为国内同行的前列。禤国维教授是广东省中医院皮肤科创立者之一,皮肤科始建于1976年,是全省最早设立的中医皮肤科之一。当时从中医外科分离出来,只有3个医生,仅有7平方米左右的小诊室,日门诊量仅40-50人。1984年禤国维教授任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兼皮肤科主任后,对皮肤科的发展起到了有力的推动作用。他完善科室建设,开展多种形式的治疗方法,开发多种特色治疗药物,禤国维教授主持研制的“神功淋浴液”投放市场,1986年通过省科委鉴定,获轻工部优秀产品奖和广州新产品优秀奖。1993年禤国维教授获广东省名中医称号,在他的带领下,皮肤科的临床、科研、教学和学科建设都取得了显著的成绩。这一时期皮肤科的日门诊量达到了400-800人。他引领科室逐步发展壮大,成为了国家级重点学科。科室年门诊量超过30万人次,是全国中医皮肤科门诊量最大的单位之一。
 
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禤国维教授根据周易的阴阳理论,结合中医阴阳平衡的理论,首先提出了“平调阴阳、治病之宗”的皮肤科治疗学术思想。
 
倡导“平调阴阳、以和思辨”的学术思想
 
长期以来中医在皮肤病,特别是疑难、慢性、复杂类疾病领域探讨不多,学术思路不清晰,临床疗效欠佳。甚至一些疾病介入不多,乃至空白。禤国维教授以这一类疾病为突破口,开展系统的研究,并逐步形成了“平调阴阳,以和思辨”的基本学术理念。这对中医皮肤病学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禤国维教授认为中医不是用阴阳来兜圈子的,而是可根据阴阳的理论来解决临床上的问题,治疗疾病,维持正常生理活动,就要“谨察阴阳所在而调之,以平为期”这种调节原理可以看作是控制论的负反馈调节。阴阳学说正是控制调节人体黑箱平衡的方法,可运用在诊断、辨证及治疗用药上,平调阴阳,是治病之宗。阴阳平衡中禤老十分重视肾的阴阳,他认为补肾法是治疗皮肤病的重要方法,许多皮肤病,尤其是一些难治性、顽固性皮肤病与肾的关系更加密切,大多为肾阴虚或肾阳虚,如能恰当运用补肾法,往往可使沉疴得愈。他以名方六味地黄汤为底组成的系列验方,是其临床应用最多、疗效理想的组方之一。
 
他认为中医优势在于调整阴阳的中药不破坏人体正常平衡,具有双向调节作用,故只要辨证用药得当,就不会出现温阳而害阴、补阴则损阳之现象,即避免出现西药要么增强,要么抑制,难以两全的尴尬。对于一些结缔组织疾病、免疫性疾病,由于不适当滥用肾上腺皮质激素及免疫抑制剂,使许多接受过这些药物治疗的患者出现免疫功能、代谢功能及自主神经功能的变化和紊乱,从中医辨证分析来看,多属阴阳失调,采用补益脾、肺、肾,调和阴阳的治疗方法往往可奏效。禤老在治疗SLE的过程中提出认为阴虚火旺、虚火上炎是贯穿SLE全过程的主要病机,根据这一理论,研制了滋阴清热狼疮胶囊(狼疮2号)、清热解毒狼疮胶囊(狼疮1号)、健脾益肾狼疮胶囊(狼疮3号)系列制剂,临床上配合皮质类固醇激素治疗SLE,疗效确切,总有效率达91.6%。近年来,围绕狼疮2号治疗SLE的系列研究获得了4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1项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基金,3项省级课题基金的支持。他应用此法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硬皮病、皮肌炎、干燥综合征等常见皮科疑难疾病,适应证广,变化灵活,疗效明显,具有很高的挖掘整理、继承总结的价值。
 
提出“解毒驱邪,以和为贵”的治则
 
中医认识病因,往往一分为二,从内外因着手,所谓的内因致病即指情志内伤、禀赋不耐等因素,外因即指六淫侵袭、虫毒所伤、跌扑损伤、饮食不节等。
 
对于“毒邪”的认识,历来中医多有探讨,攻毒祛邪思路也是中医治疗疾病的一个重要方法。禤国维教授从传统中医毒邪病机入手,创立新说。他认为“毒”,不仅指外来之风、火、暑、湿、燥、寒,亦包括内在治痰、湿、瘀等病理产物,在各种原因的促成下,这些病理产物往往纠结一起,缠绵难解,日久则成毒矣。这在皮科尤其常见。因为皮肤在表,易受六淫侵袭,特别是风、湿、热邪,临床上许多皮肤疾病都是以风湿热邪郁结成毒为表现的,从而发展了中医“毒邪”病机理论,在提高中医药临床疗效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同时,在重视毒邪病机的认识的同时,从自身学术体系出发,提出“解毒驱邪,以和为贵”的理论,强调将中医解毒驱邪法与补肾法代表的内治法相互结合,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和法”,这对中医皮肤病学解毒驱邪法进行了创新,并丰富了中医皮肤病学的学术思想。
 
如常见的荨麻疹、湿疹、银屑病等等,凡遇此类疾病以实证表现为主的,禤老常常从风湿热毒邪的角度考虑。这是由于外邪、病理产物导致人体阴阳失衡,必须得祛除病邪,然后根据何处不足而调之,方能恢复机体阴阳平衡的状态。如此解毒驱邪的理念应运而生。禤老经过多年临床,总结出的以皮肤解毒汤治疗毒性皮肤病的思想是他在这一方面得突出学术结晶。
 
“解毒驱邪、以和为贵”法集中体现了禤老另一面调理阴阳的方法,其最终目的仍是使邪去而阴阳和,相对于补肾法之从内和阴阳,此法属攻伐之举,但只有肃清残敌,方能换来和谐的天地。上世纪80年代以来,性病在我国死灰复燃,广东地区性病的发病率在全国一直处于前列,禤国维教授不断总结,逐步摸索出补肾为主,小量解毒法来治疗难治性病,取得了很好的疗效。先后承担了广东省和国家卫生部用中医药治疗性病的研究课题。
 
重视外治,结合新知,丰富中医皮肤外治法体系
 
中医外治法是祖国医学宝贵遗产的一部分,它和内治法一样,具有很丰富的内容。禤教授认为外治法是进一步提高中医药临床疗效的重要途径。他一方面系统整理挖掘了中医各类外治法,将外治法运用于皮肤病领域的治疗,另一方面积极吸收现代科技成果,将药物“透皮吸收”等新技术,运用到皮肤病的外治法研究当中,从而丰富了中医皮肤病外治法的治疗体系和手段。将中医皮肤病的外治法根据其治疗操作的方式及配合药物的情况可概括为外用药物十八法、针灸十五法和其他疗法三大类,全面系统地归纳总结了中医皮肤病外治法,形成了专著,填补了皮肤病外治法的空白。
 
他根据临床实践系统总结了中医皮肤病外用药物十八法:包括薄贴法、围敷法、敷贴法、熏洗祛、掺药法、吹烘法、热烫法、烟熏法、湿敷法、摩擦法、擦洗法、浸渍法、涂擦法、蒸汽法、点涂法、移毒法等。
 
针灸十五法:包括体针疗法、针刺疗法、割治疗法、梅花引疗法、三棱针疗法、穴位埋线疗法、放血疗法、艾灸疗法、拔罐疗法、磁穴疗法、发泡疗法等;其他疗法:包括滚刺疗法、划痕疗法、开刀法等。
 
在临床应用上强调综合运用,互相补充,收到了显著的临床疗效。许多皮肤病,单用禤国维教授外治法就可取效,如有些痛证,若诊断明确,适于针灸治疗,止痛的效果往往立竿见影。疥疮、癣病、鸡眼等一般施以外治法就能治愈。对一些难治性皮肤病,如果在内治的同时配合外治法,则疗效更加满意。
 
禤国维教授在临床实践中对中医外治法实践,使许多疑难皮肤病的综合治疗取得满意疗效。如他在中医传统的治疗方法的基础上创立了“截根疗法”用于治疗顽固性的肛门、外阴瘙痒症神经性皮炎;创立了“划痕疗法”治疗肥厚性慢性湿疹和神经性皮炎获得很好的疗效。他的一些研究成果为中医药特色疗法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其中“神功沐浴酒的研制”已通过广东省科委主持的专家鉴定,认为达到国内先进水,并投放市场。他研制的“消炎止痒霜”、“香莲外洗液”已经申请专利,并与药厂签署开发合同,有望成功转化。
 
尊古而不泥于古,创新而不离宗,继承发展传统医学。
 
禤国维教授对中医古医籍和历代名医家的学术思想、临床经验有较深地队识,在临床实践中很注重中医基础理论的应用和中医传统治疗方法的使用,但尊古而不泥于古,创新而不离宗,从而致力于中医药学术理论的创新与发展。
 
他由中医皮肤病入手,创新发展了中医皮肤病机学说。他认为对一些疾病病因病机的认识,不能长期停留在前人的认识上,而应在前人认识的基础上结合当代的因素有所发挥和发展。他还认为随着现代经济的迅猛发展,环保设施未能及时跟上,化肥、农药、动植物生长素的大量运用,出现了空气、水源环境等的污染;人们工作、生活节奏的加快;新的致病微生物的出现等等,都使传统的病因病机更加复杂或发生新的变化,中医学也要与时俱进,不断发展,走现代化之路。这种病机学说的发展为认识当代许多疾病拓宽了视野和思路,为临床疗效的提高奠定了基础。他依据岭南的地域、气候特点,时代经济的发展和自然环境的变化,建立了特点鲜明的脱发、痤疮、性病、SLE专科。深受患者的欢迎。
 
如痤疮是多发于青少年面部的常见皮肤病,中医传统认为该病是由于肺胃血热上熏头面所致,禤老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提出痤疮(粉刺)主要致病机理是肾阴不足,冲任失调,相火妄动。采取滋阴育肾,清热解毒,凉血活血之法,取得总有效率93%的较好疗效。主持广东省科委科学基金课题:《中药消痤灵治疗寻常痤疮的临床与实验研究》获广东省中医药科技进步奖,并于《广州中医药大学学报》发表了《中药消痤灵治疗痤疮的多中心随机对照研究》等数篇论文。又如中医对脂溢性皮肤病多限于从风、湿、热、血虚辨治,禤教授在长期临床中发现本病以肾阴虚证多见,皮脂当属中医“精”的范畴,属肾所藏。肾阴不足,相火过旺,虚火上扰,迫精外溢肌肤、皮毛,则皮脂分泌增多,热蕴肌肤、皮毛则生痤疮、脱屑。热郁化风则皮肤瘙痒、脱发。根据这个病因病机,采用滋肾阴、清湿热的原则采用加味二至丸平补肝肾、益阴血、安五脏、清湿热治疗脂溢性皮肤病取得了较好疗效。再如禤老在临床上运用桔梗的经验,《神农本草经》记载:“味辛、苦,微温,主胸胁痛如刀刺,腹满,肠鸣幽幽,惊恐悸气。”现代研究具有抗炎、镇痛、免疫调节等作用。禤老在临床常用于治疗带状疱疹及其后遗神经痛,收到满意的疗效。
 
同时,他致力于中医药理论创新研究,不断人类文明的最新成果,学习和吸取现代科学和现代医学的新知识、新技术,开拓创新,并以此丰富和发展中医的理论和治疗方法。
 
如借助基因组学探讨中医“证”的研究。在系统性红斑狼疮(SLE)证的临床研究中,他认为“证”的产生归根是由于个体的差异,基因组认为不同的个体具有不同的DNA序列,这种DNA序列的多态性决定了个体的差异,这与中医的证不谋而合,所以研究SLE证可从基因组学的角度出发,通过基因测序,来找出基因的定位,研究基因所表达的蛋白质的功能,完善证的研究。
 
他注重中医辨证与西医辨病相结合,推动皮肤病中西医结合学术体系的发展。中医辨证与西医的病理、药理相结合论治,先用现代医学手段和方法明确是什么疾病,然后按中医辨证分型论治,既能掌握疾病的内在规律、严重程度和预后,又能选择适当的治疗时机和方法,两者结合,更为完善。以慢性荨麻疹为例,西医认为过敏是本病的主要问题,但过敏原往往难以找到,抗过敏是治疗的重要环节,而中医采取辨证论治的整体观是提高疗效的关键,在治疗中选用符合辨证需要又有抗过敏作用的药物来组方,常常取得明显的疗效。禤国维教授通过长期的临床实践及对现代药理的研究,总结归纳出某些中药在辨证精当,大法既明之前提下适当配伍运用,组成药对。有消其副作用专取所长,又有相互作用而产生特殊的疗效,如麻黄与牡蛎治风寒型慢性荨麻疹,麻黄辛温,具有疏散风寒、宜肺之效,又可疏风止痒,散邪透疹。牡蛎咸寒,质地重坠,具有重镇安神、平肝潜阳、收敛固涩、制酸止痛之功用。二药伍用共奏散风解表,敛阴止痒之效,牡蛎之敛又可防麻黄宣透太过。现代药理研究显示:麻黄具有抗过敏作用,其水提物和醇提物可抑制嗜酸性粒细胞及肥大细胞释放组胺等过敏介质。牡蛎为高钙物质,其水煎剂中含Ca2+,而Ca2+有抗过敏止痒的作用。二药同用具有协同效应。禤国维教授一直积极研究和探索传统中医学的优势所在,致力于在皮肤病的整体或某个环节,某个侧面充分发挥中医的优势,提高中医的临床疗效,使中医与现代医学交相辉映,不断探索着中医现代化之路。
 
禤国维教授在皮肤病治疗学上强调“平调阴阳、以和思辨”、“解毒驱邪,以和为贵”等学术观点,丰富了中医皮肤病治疗学说。
 
在皮肤病治疗方法上进行创新,形成了系统的“中医皮肤病外治法体系”。在几十年的潜心研究和发展中,形成了独特的学术思路。逐步形成了岭南特色的皮肤病学新流派。
 
医德高尚,大医风骨赢得广泛赞誉。
 
禤老从医从教50多年来,一直把“救死扶伤,全心全意为病人和学生服务”作为其行为的准则,他认为医者必具有仁道、仁义、仁人之心。在同事和病人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平易近人,关心他人。
 
他经常对年轻的老师说:“教师和医生是高尚的职业,要做好一个教师和医生,首先有高尚的师德医风,乐于奉献的精神,其后才是你的教学水平和医疗技术。做教师和医生,心中装着的永远是学生和病人。”由于工作的需要,禤国维教授于1984年开始担任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从此,把他的全部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工作上,且坚持每月的日诊、夜诊、查房,几乎没有过星期六和星期天。1998年从领导岗位退下后,心里仍装着医院这个大局,热情而细致地指导接班的同志,起到了很好的传帮带作用。一次,他的左足跖骨不慎粉碎性骨折,本来是要卧床休息治疗的,但他心里惦着的是医院、科室学生和病人,坚持要回医院上班和诊病,家里人拗不过他,只好每天搀扶他从8楼的家艰难地下来,坐着轮椅、扶着拐杖坚持出诊、带教。出差归来常常是拿着行装就出现在诊室里。他还一直坚持出夜诊,坚持周一到周六共五天半的门诊,直到现在76岁仍然坚持每天门诊,每天诊治病人达100余人,埠外病人达60%,诊治病人有来自美国、法国、德国、非洲、香港、台湾、澳门等世界各地的患者。
 
在长期的临床工作中,禤国维教授有一个习惯,就是如果病人治疗效果不好,就会彻夜难眠心不安,一定要查找专业书籍,寻求最佳的治疗方案。
 
他时至高龄仍坚持每周查房2次,指导疑难病的诊治,指导下级医师,培养他们的临床中医思维。作为第二批,第三批、第五批继承工作的老中医专家,每周不辞辛苦带教学员,毫不保留地将自己的临床经验传授给弟子,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批改学生的心得。他被推选参加由卫生部发起,媒体和网络组织,全社会投票评选的“和谐中国十佳健康卫士”,成为中医界唯一入选的代表。多次获得广东省白求恩式先进工作者称号,今年还获得由中国医师协会评选的“当代大医精神”代表。
 
中国科学院院士陈可冀称赞道:禤国维教授年过70仍奋斗在临床一线,他时刻以患者需要为幸福,一生以应用中医药防治病痛为快乐。他用50年的行医生涯、20余载的夜诊经历无声吟唱,他的生命之歌正是悬壶济世、造福于民!
 
桃李满天下
 
他培养的弟子如今都成为中医学界的骨干力量。弟子陈达灿成为广东省中医院院长,担任世界中医药联合会皮肤科专业委员会长等职务,在特异性皮炎领域的研究被列入国家“十一五”课题,并获得了特应性皮炎、足癣两个全国牵头的重点研究病种;卢传坚成为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广东省“千百十”工程国家级学术骨干培养对象,她在银屑病领域的研究被列入国家“十二五”课题;刘巧成为海南省皮肤病医院院长等。他学高德也高,堪称师、范两全。被授予“全国优秀教师称号”、“师德标兵”等称号。
 
为中医而生,献计献策助推中医药事业
 
作为全国著名的中医药学家和广东省人大代表,他在全国中医药工作厅局长会议、广东省省长在省政府和名老中医代表座谈会上、广东省人大代表会上提出有关提案,提出了许多有针对性的建议,为促成广东省中医药强省战略的形成与实施贡献了力量。 
Tag标签: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