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皮肤病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吴门医派孟河医派皮肤科学术渊源

中医中药秘方网 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7-07-11
吴门医派及孟河医派学术思想对中医皮肤科发展的影响

中医学沿袭千年,在我国幅员辽阔、区域差别 悬殊的影响下陆续形成了颇具地方特色的中医学术 流派。吴门医派、孟河医派作为江苏地域性医学流 派,继承了传统中医思想并提出了崭新的中医思维 模式,不仅促进了区域中医事业的繁荣兴盛,并且 随着专科的分化向不同的学术领域渗透,对中医学 术传承及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本文梳理吴门医派、 孟河医派中有关中医皮肤科的学术渊源及学术理 念,概述如下。

1 吴门医派、孟河医派的形成及学术影响

吴门,苏州旧称,主要包括以苏州为中心的苏 南地区以及浙江西部地区。孟河是常州市的西北边 陲小镇。在 “不为良相,即为良医”思想的影响 下,吴门、孟河地区以儒从医者为多,或承其家 学,或授于师门,得天独厚的社会文化氛围和自然 地域特点为吴门医派、孟河医派的形成和发展创造 了优越条件。吴门、孟河医学文化促进了当代周边 地区中医院的学术兴盛及医学繁荣,如苏州市中医 院、昆山市中医院、常熟市中医院、张家港市中医 院、太仓市中医院、吴中区中医院、吴江市中医院 等,对江苏省中医院的中医学术和专科特色的形成 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江苏省中医院在建院之初就 荟集了叶橘泉、曹鸣高、承淡安、邹云翔、丁福 华、邱茂良、马泽人、张泽生、许履和等大批吴 门、孟河医家。国医大师干祖望、徐景藩、周仲 瑛、夏桂成,省级名中医单兆伟、刘沈林、管汾、 吴淞、徐福松等在学术思想上也都受到了吴门、孟 河医学的影响。中医人才积淀奠定了江苏省中医院 持续健康发展的基础并形成了多条学术传承脉络, 如马培之- 贺季衡- 张泽生- 单兆伟、马培之- 邓星伯- 许履和- 徐福松等。江苏省中医院皮肤科是本省成 立最早的中医皮肤专科,其创始人管汾出自孟河传 人干祖望及许履和门下,自科室成立以来,曾多次 组织学习班,聘请省内知名专家授课,为中医皮肤 科学术传承做出了卓越贡献。

2 吴门医派、孟河医派皮肤科学术渊源

中医皮肤科源出中医外科,现存皮肤病资料主 要散见于外科典籍中,而明清时期是吴门医派、孟 河医派重大发展转折期,也是中医皮肤科学术发展 的重要时期。吴门医派的鼻祖是金元时期的朱丹 溪,朱丹溪门人戴思恭则是吴医学派形成的引导 者 [1 ] 。元末明初,戴思恭徙吴行医,传王仲光而 使 “吴中医称天下” ,明代中叶,薛立斋成为 “苏 之医派崛起于后”的代表人物,至清代温病学派 的兴盛,前后数百年间,形成了举世瞩目、经久不 衰的吴门医派。其中戴思恭、薛立斋、王维德对后 世吴门皮外科的影响最为显著。明代戴思恭,原浦 江人,晚年移居吴县,著有 《秘传证治要诀》等 书,认为痈疮之患要注意鉴别,防其恶变,施药因 人而异,强调疮疡痈疽病因归于 “火热之邪” ,治 疗主张滋阴降火以去其根。明代薛立斋通晓各科,尤善外科,著有 《外科发挥 》《疠疮机要》等,其 临证重视整体辨证,认为外科疾病均发于内,治疗 主张以调整气血为主; 诊断注重四诊合参,尤关注 望诊和切诊。王维德,江苏吴县人 ,“全生派”的 代表人物,著有 《外科证治全生集》 ,其主要学术 思想有: 1) 创阴阳辨证体系,立阳痈阴疽之说; 2) 立独特的阴证病理学说; 3) 倡 “阳和通腠、 温补气血”大法,创 “阳和汤”等阴疽名方; 4) 重用 “消法” ,善施 “托法” [2 ] 。吴门皮外科的兴 盛及发展为后世江苏皮肤外科学术继承及创新发挥 了重要作用。 清代中叶民间盛传 “吴中医学之盛甲于天下, 孟河名医之众冠于吴中” [3 ] 。孟河医派医家中最为 著名的是费、马、丁、巢四大家。孟河四大家取中 医经典之精华,熔各派学术于一炉,在认识外感病 方面,宗 《伤寒论》之六经辨证,但又不拘泥伤 寒方,师温病卫气营血理论,而又不墨守于四时之 温病,开创了中医学史上崭新的寒温统一的学术风 气; 在用药方面,形成以 “醇正和缓”为宗,以 “轻清简约”为法的用药特色。其中马培之对长江 流域中医外科学术传承影响较大。马培之,孟河镇 人,著有 《外科传薪集 》 《外科集腋》等 ,“以外 科见长而以内科成名” 。在内科方面,马培之尤重 调理脾胃,提出调营畅中、甘温治痞、调补中宫等 多种调治大法; 在外科方面,马培之主张凡业疡科 者必需先究内科,要 “既求方脉刀圭益精” ,提出 辨病精当、辨证精细,遣方绵密、用药平正,同时 注重调畅情志、迅速止痛等诸多学术观点,对现代 临床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此外,马培之还创造性 地将运气学说融入实践中,认为长夏湿土司令,太 阴用事之时,暑必兼湿,治必分暑湿之孰重孰轻, 分别选用辛开清泄或辛开苦泄等法施治,实属创 举。马培之门生甚众,最著名者有邓星伯、丁甘 仁、贺继衡等。自清朝以来,众多名医出身于孟河 医派,成为江苏乃至全国中医人才的一个重要来 源。南京中医药大学许履和教授曾拜于孟河马培之 传人邓星伯门下习中医外科,著有 《许履和外科 医案医话集 》 《增评柳选四家医案》 ,在治疗梗阻 性疾病时,许老师宗邓星伯 “呕吐最宜苦辛酸药” 之法,以辛开苦降止呕通腑气,常以左金丸、半夏 泻心汤、温胆汤加减治疗,无论梗阻的部位、程 度、性质和类型,但见 “湿热中阻,胃气上逆” 证候,均用辛开苦降施治,随症加减,疗效显著。 后期徐福松师从许履和,继续发扬孟河医学特色, 从事外科 ( 男科) 感染及疑难杂病方面研究。此 外,单兆伟得到孟河学派传人张泽生垂青,后从事 脾胃科工作,在用药方面继承了张泽生治百病均以 胃药收功、用药轻清醇正、兼顾气阴的思想。 早期吴门和孟河医派以师承及家传为主,近代 以来,传承模式发生了重大改革,形成了师承、家 传与院校教育并存的格局,出现了学院教育、函授 教育、临证实习班、短期讲习班等多种传承形式。 20 世纪 50 年代,江苏省各地一批名医汇聚成立江 苏省中医进修学校 ( 今南京中医药大学前身) ,通 过自编讲义教材、制定教学计划,创立了现代中医 高等教育的模式,一直沿用至今。1958 年中央卫 生部委托南京中医学院开办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班, 在这次学习中,江苏省中医院大量名医参与其中, 包括国医大师干祖望、徐景藩、夏桂成,外科主任 许履和、皮肤科主任管汾等。此外,江苏省中医院 也设立学术流派传承机构,充分发挥以老带新的独 特优势,高度整合人力资源,从多种途径、多种方 式提升中医临床特色和水准,为吴门医派和孟河医 派的学术继承提供发展平台。这一系列措施都对中 医外科包括皮肤科在内的学术传承及理论发展产生 了深远影响。

3 吴门医派、孟河医派诊疗思想在皮肤病治疗中 的体现

江苏省中医院皮肤科成立于 1974 年,学术创 始人管汾主任在江苏省中医院得到许履和、干祖望 的指导,系统学习了中医皮肤科理论,之后不断引 进人才,先后培养出大量中医皮肤科优秀人才,如 吴淞、魏跃钢、陈力、闵仲生、谭城等多名专家。 在皮肤科的创建过程中,吴门医派和孟河医派在学 术继承方面发挥着不可磨灭的作用。归纳和总结吴 门医派、孟河医派独特的学术思想及临床经验,对 弘扬学术流派特色与优势,推动学术流派的传承与 发展,具有重要的临床价值和历史意义。现将吴门 医派、孟河医派中有关皮肤科的经验总结如下。

3. 1 卫气营血,辨证施治

吴门医派的最大特色在于对温病学说的继承, 温病学说特征之一在于卫气营血辨证体系的创立, 而将卫气营血思想运用于皮肤病是吴门医派、孟河 医派在中医史上的改革创举。温病学说是以 《黄 帝内经 》《伤寒论》等中医经典为基础,汲后世各 家学术理论之精华,融临床诸科实践经验之精粹而 成。清代叶天士首将卫气营血作为温热病的辨证纲领 。《温热论》云 : “温邪上受,首先犯肺,逆传 心包。肺主气属卫,心主血属营,……在卫汗之可 也,到气才可清气,入营犹可透热转气,如犀角、 元参、羚羊角等物; 入血则恐耗血动血,直须凉血 散血,如生地、丹皮、阿胶、赤芍等物” [4 ] 。此后 的温病医家以此辨证方法作为温热病的辨证纲领。 管汾将卫气营血辨证纲领运用到银屑病的治疗中, 将银屑病的急性期辨为血分蕴热证,治以清热凉 血,药物多选牡丹皮、生地黄、生石膏、当归、赤 芍、生槐花等,银屑病后期容易热盛伤阴,多加入 麦冬、天冬、黄精等,并且根据上述治疗原则配制 白疕合剂,临床治疗获得较好疗效 [5 ] 。

3. 2 辨证细腻,治法灵活

辨证论治是中医学的精髓,孟河医家尤其强调 在精确辨证基础上进行施治,注重辨证细腻准确, 治法灵活多样,不分内服外用,以获效灵捷为先 机 [6 ] 。常州名医屠士初认为 ,“学辨证不难,难在 舍从,舍从不慎,往往毫厘之差,千里之谬” [7 ] 。 孟河医家都是精通各科的名家,临证治法灵活多 样,不分针砭、刀圭、汤药、丸散,不分内服、外 用,均以切病获效为要 [8 ] 。马培之还强调,外症 不能只着眼于局部,更要内外兼治,不仅使用各种 丸、散、膏、丹等从内而治,还用刀针相结合,内 外并举 [9 ] 。管汾继承发扬孟河医家辨证细腻的特 色,在传统中医辨证论治的基础上,主张先明确皮 肤病诊断再辨证施药,而对于一些难治性皮肤病, 如红斑狼疮、硬皮病、皮肌炎等,更要结合实验室 检查才能明确诊断、判断预后,辨清轻重缓急。后 期吴淞主任继承发扬中医皮肤病的辨证特色,强调 中医辨证与西医辨病相结合,同时主张中医辨证与 中药辨证的统一。辨药是指了解现代药理及毒理作 用,在处方用药时注意对药物的筛选,以提高疗 效,避免中药毒副反应。如在扁平疣消退后常有色 素沉着,常选用具有增白作用的中药如僵蚕、白 薇、白及、白芍等; 慢性湿疹、皲裂性湿疹出现患 部肥厚、苔藓化时,常加入藿香、黄精、白及、伸 筋草、透骨草等具有软化皮肤作用的中药。在治疗 方法选择上,管汾也强调方法多样性,例如耳针治 疗皮肤瘙痒症、荨麻疹、神经性皮炎,梅花针治疗 局限性神经性皮炎、斑秃,艾灸治疗寻常疣,割治 疗法治疗慢性荨麻疹、皮肤瘙痒症、银屑病等。

3. 3 用药轻灵,醇正和缓

孟河医家主张用药轻灵,醇正和缓。轻灵是指 药性平淡、药力缓和、用量较轻,但药效突出,具 有治病不留邪的作用; 醇正是指用药不以炫奇、猛 峻求功,而在于义理得当 [8 ] 。治法用药看似平淡, 但绝非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而是能更好地治疗疾 病。费伯雄曾云 : “天下无神奇之法,只有平淡之 法,平淡之极,乃为神奇。 ”后代马培之秉承了费 伯雄的 “和缓醇正”之法,用药平和,反对滥用 峻猛之药; 丁甘仁则强调,临证用药要评估患者体 质强弱,审查病情的轻重缓急 , “和则无猛峻之 剂,缓则无急增之功” 。可见孟河医家用药特色之 一即轻病用轻药而轻不离题,重病用重药而重不偾 事。干祖望私淑李东垣,处方用药轻灵,单味药不 超过 10g,每剂 8 ~ 10 味; 干祖望传人管汾认为, 药味药量复杂不仅浪费医药资源并且会失去 “药 专力宏”的作用。

3. 4 注重养阴,顾护脾胃

养阴法本属中医传统治疗八法中的补法范畴。 在温病治疗过程中,阴液耗伤是温病的主要病理变 化之一,阴液耗伤程度常关系着疾病的转归及预 后,故温病养阴法在温病治疗中占有重要地位。吴 门、孟河学派传人徐景藩认为,胃分阴阳,胃阴 者,胃之津液也,乃胃腑根本,胃之受纳腐熟必赖 胃阴的濡润,胃为阳土,喜润恶燥,故治疗胃阴不 足之证当以甘凉濡润为主 [10 ] 。叶天士云 : “宜用甘 药以养胃之阴” ,甘凉的治法能滋胃阴而养胃体, 甘能入脾胃二经,凉能制其郁热,甘凉相合能滋养 脾胃。徐景藩宗前人之说,甘凉的方剂常用益胃汤 ( 沙参、麦冬、冰糖、生地黄、玉竹) 及沙参麦冬 汤 ( 去冰糖、生地黄,加天花粉、桑叶、白扁豆、 甘草) 之属以达甘凉养胃之效。在皮肤病临床实 践中,银屑病、脂溢性皮炎等临床表现为皮损潮 红、白色鳞屑、皮损增厚等症状,患者多为腹型肥 胖者,且多生于立夏- 大暑之间火令之时,谭城主 任以理法之象推演为 “火炎土焦”证,治疗以泻 火滋阴、甘寒调候为大法,其自拟方剂坎离方每味 药量均未逾10g,用药轻灵,取 “轻可去实”之意。 综上所述,吴门医派、孟河医派至今生生不 息,枝繁叶茂,这与其能够顺应时代发展潮流,不 断总结经验、开拓思路息息相关。通过总结归纳吴 门医派、孟河医派皮肤科学术渊源及中医皮肤科的 相关临证经验,可以更好地发挥吴门医派、孟河医 派学术优势与特色,从而更好地应用于临床。

作者:刘霞 李媛媛 张乐其 谭城
Tag标签: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