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痤疮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治疗痤疮的经验 辨证分型及治疗

来源:中医中药秘方网 作者: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7-03-10
程桂英教授是江苏省扬州地区著名的中医内科专家,近年来她致力于痤疮的治疗研究,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笔者在扬州市中医院学习期间,有幸跟程桂英老师学习,收获颇丰。现将程师治疗痤疮的经验介绍如下。
 
病因病机
中医认为,面部皮肤主要由肺经和胃经所司。肺外主皮毛,如果患者素体阳热偏盛[1],肺经郁热,复受风邪,熏蒸面部则发为痤疮。肺又内合大肠、与大肠相表里,如果饮食不节等原因导致大肠的传导功能失常,患者出现排便困难,则易造成肺失宣降,形成痤疮。此外,脾主运化,胃主受纳与腐熟水谷,如果患者过食肥甘厚味,脾胃功能失常,酿生湿热,进而湿热互结,上熏肌肤可致痤疮。若脾气不足[1],运化失常,湿浊内停,郁久化热,热灼津液,煎炼成痰,湿热痰瘀凝滞肌肤也可形成痤疮。
 
程师认为,从经络循行来看,痤疮不仅责之肺经和胃经,而且与肝经亦有密切的联系。《灵枢·经脉》篇曰:“肝足厥阴之脉,起于大趾丛毛之际……上入颃颡,连目系,上出额,与督脉会于巅。其支者,以目系下颊里,环唇内。其支者,复从肝别贯膈,上注肺。”肝经有分支循行至面颊、口周、前额,肝上注于肺,二者相通,肺经之病与肝经之病相互影响,故痤疮的发生发展与肝密切相关。从肝的功能来看,其主疏泄、主藏血。如果肝失疏泄,影响脾胃运化,食积胃肠易助湿生热,上熏肌肤可致痤疮;如果气机不畅、情致失调,郁久化火,灼烧津液,煎炼成痰,湿热痰瘀凝滞肌肤,也易生痤疮,这在女子月经来潮之前表现得比较明显。如果肝血亏虚[2],肝经失于濡养,面部肌肤亦无所养,又血虚而血流运行无力,日久则致瘀化热,结于面部则成痤疮。
 
此外,中医有“肝肾同源”之说。在生理上,肝肾阴阳,息息相通,相互制约,协调平衡;肝之疏泄与肾之封藏相互制约,相反相成,调节女子月经和男子排精。在病理上,二者相互影响,肾阴虚可引起肝阴虚,阴不制阳而致肝阳上亢;肝阴虚亦可引起肾阴虚,阴虚火旺而致相火偏亢,阳盛火热之邪灼烧津液,炼液成痰,日久湿热痰瘀凝滞肌肤而发为痤疮。同理,肝肾之阳气不足亦会相互影响,阳气缺乏,推动无力,加之寒邪阻滞,气血不畅,日久成瘀,凝滞肌肤而成痤疮。
 
辨证分型及治疗
 
程师根据痤疮的病因、皮疹的特点、伴随症状、舌苔脉象的不同,将其大致分为肺经风热、脾胃湿热、瘀热痰阻、肝郁血虚、肾阴不足、肾阳亏虚6个证型,但临床上往往是各型兼夹而存在。
 
肺经风热型
此型皮疹一般好发于前额、鼻颊沟、鼻尖,以红色丘疹为主,伴结节、小脓疱,自觉焮热或痒痛,伴口渴喜饮,大便干结,小便短赤。舌质红、苔薄黄,脉浮数。治宜疏散风热、清肺消痤。方用枇杷清肺饮加减:枇杷叶、桑白皮、连翘、金银花、板蓝根、荆芥、防风、苏荷、桑叶、地骨皮、射干、大贝母、蒸百部、紫菀、款冬花等。患者排便困难严重者可配伍使用生大黄,轻者可用制大黄等。
 
脾胃湿热型
此型皮疹以面颊两侧及鼻部、口周为重,伴有脓疱或痛痒,患者油脂分泌较多,有口臭、便秘、溲黄,或纳呆、便溏的症状。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治宜健运脾胃、清热除湿。方用平胃散加减:陈皮、苍术、白术、茯苓、猪苓、泽泻、薏苡仁、冬瓜子、土茯苓、黄柏、白鲜皮、苦参、地肤子等。便秘者可配伍使用生大黄或制大黄,便溏者可配伍使用黄芩、川黄连等。
 
瘀热痰阻型
此型皮疹一般好发颜面、胸背,色暗红,以结节、脓疱、囊肿、疤痕为主,自觉局部灼热疼痛,伴身热、口渴不欲饮,有时喉中如有异物感。舌暗红苔黄腻,或有瘀点瘀斑,脉弦滑。治宜清热化痰、行瘀消阻。方用桃红四物汤合二陈汤加减:桃仁、红花、当归、赤芍、生地、丹皮、紫草、川芎、红藤、败酱草、蒲公英、贯众、白花蛇舌草、三棱、莪术、王不留行、苍术、黄柏、薏苡仁、半夏、陈皮、瓦楞子、车前草等。
 
肝郁血虚型
此型皮疹一般好发于面颊两侧,色淡,多为结节型、囊肿型或混合型痤疮。此型患者多为女性,常伴有情志抑郁、胁肋疼痛、乳房作胀、痛经、月经不调、面色不华、萎黄、晦暗甚至黄褐斑,每于月经期前加剧。舌质暗,或有瘀点瘀斑,苔薄白,脉弦涩。治宜疏肝养血、调理冲任。方用逍遥散加减:柴胡、白芍、当归、白术、熟地、何首乌、白茯苓、白鲜皮、玫瑰花、夏枯草、益母草、八月札、郁金、香附等。
 
肾阴不足型
此型皮疹以面颊及下颏部为重,或伴有结节囊肿,色暗红,留有疤痕、痘印、结节难消,兼见腰酸腿软,失眠多梦,男子阳强易举、遗精,女子经少经闭或见崩漏,便干溲黄。舌暗红,苔少,脉细数。治宜滋肾泻火、清热解毒。方用知柏地黄汤加减:熟地、淮山药、丹皮、泽泻、山茱萸、茯苓、黄柏、知母、柴胡、白芍、南北沙参等。便秘者配伍使用何首乌、柏子仁、火麻仁、郁李仁等。失眠者配伍使用酸枣仁、茯神、合欢花、珍珠母、生龙骨、生牡蛎、炒百合等。
 
肾阳亏虚型
此型皮疹以面颊及下颏部为重,色淡,或伴有结节、囊肿、疤痕,面色苍白,形寒肢冷,时有头昏目眩,腰膝酸软。舌淡胖、边有齿痕、苔白,脉沉弱。治宜温补肾阳、温经活血。方用肾气丸加减:生地、淮山药、丹皮、泽泻、山茱萸、茯苓、补骨脂、菟丝子、韭菜子、茺蔚子等。
 
典型病例
 
案例1 
魏某,女,26岁,2009年9月14日就诊。患者面部痤疮3月余。现月经将至,经前乳胀明显,有乳腺增生史,面部油脂分泌旺盛,面部可见红色丘疹及结节,痤疮分布以下颌部为甚,二便正常,舌淡苔白、脉细滑。诊断:痤疮。辨证:肝郁湿热。方药:当归、赤芍、白芍、王不留行、柴胡各10 g,生地、熟地、夏枯草、蒲公英、冬瓜子各15 g,丹皮、玫瑰花各6 g,薏苡仁30 g。7剂,水煎服。7 d后复诊,月经准时而行,痤疮明显好转,炎性丘疹明显消退,结节较前略有缩小,乳胀缓解,乳腺仍有增生,苔白、脉细弦,前方去柴胡、丹皮、薏苡仁、冬瓜子,加路路通、丝瓜络各6 g,白茯苓、白鲜皮、瓦楞子各15 g,白芷10 g。7剂,水煎服。3诊,面部无炎性丘疹,小结节明显减少,乳腺肿块缩小。继服7剂后痊愈。
 
案例2
龚某,男,23岁,2009年9月7日就诊。患者面部痤疮半年余。面部散在分布绿豆至黄豆大小的结节,两颊为重,下颌部可见数个黄豆大小的囊肿及疤痕,大便干,2-3 d一行,睡眠不好,入睡困难,睡而易醒,舌淡苔白而厚腻,边有齿痕,脉滑数。诊断:痤疮。辨证:痰热瘀阻。方药:白花蛇舌草、柏子仁、酸枣仁、苦参、白芷、地肤子各10 g,茯苓、桑白皮、白鲜皮、冬瓜子、瓦楞子、车前草各15 g,薏苡仁、珍珠母各30 g,制大黄3 g。7剂,水煎服。7 d后复诊,睡眠症状明显好转,面部结节减小、囊肿渐平、疤痕变浅,原方去柏子仁、酸枣仁、珍珠母、苦参、白鲜皮、白芷,加败酱草15 g,连翘10 g。15剂水煎服。3诊,结节进一步缩小、囊肿已平、疤痕基本看不出,患者不愿再服药治疗。
 
在临床上痤疮患者心情都比较急切,希望能尽快解决“面子”问题,程师主张患者在内服中药的同时配合外治。对于形成结节的痤疮,可将替硝唑100 mL、红霉素25万U×4支与地塞米松5 mg混合后,用棉签蘸搽于痤疮处,以及配合使用姜黄消痤擦剂等。
 
参考文献
[1] 李曰庆.中医外科学[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6:207-208
[2] 武峰,李宇欣.魏品康治疗痤疮经验举隅[J].山东中医药大学学报,2008,32(3):217
Tag标签: 痤疮(41)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