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痤疮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治愈痤疮防止复发 中药典型病例

中医中药秘方网 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6-11-02
北京中医药大学王玉英教授出身中医世家,师从著名中医学家刘渡舟先生、马雨人先生等,从事中医临床、教学和科研工作数十载,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精通内、妇、儿、皮肤等各科常见病和疑难杂症的治疗,对于痤疮的治疗,也有独到的经验和体会,临床疗效显著。
 
痤疮又称粉刺,是中青年人群中常见的皮肤疾患,以青春期和女性患者较为多见。其病程缓慢,易于反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王玉英在长期临床实践中对本病进行了深入研究,认为痤疮的发病与肺、脾胃、肝等脏腑气机功能失调密切相关,有诸内必形诸外,因此在治疗上必须从整体出发,详辨患者全身气血、寒热、虚实的变化,综合调理患者体质,使其恢复阴阳平衡。头面部肌肤气血通调,痤疮即愈。从肺、脾、肝三脏着手论治,内外兼治,因人制宜,能够明显提高临床疗效,远期疗效亦佳。现将王玉英对痤疮的认识和治疗经验介绍如下。
 
理气宣肺,解表散邪
 
从肺的生理功能来看,肺主气司呼吸,主宣发肃降,布津于皮毛,故肺其华在毛,在体合皮。肺气宣降正常,则体表皮肤腠理气机通达。若素体偏热,内生之火热或湿热上熏颜面,外来之邪气阻遏肺气,体表肌肤气机不畅,郁积而成痤疮。正如《素问·生气通天论》所言:“汗出见湿,乃生痤痱。劳汗当风,寒薄为皶,郁乃痤。”此文指出其病因是“劳汗当风”,风、寒、湿邪外袭,汗出不畅,肌腠气机被郁,久则化热而发。故热是痤疮的表象,而邪气外束、肌腠气机不利是导致痤疮发生的直接原因。此外,从发病的部位来看,根据《内经》“其在皮者,汗而发之”的原则,也应该采用发散之法,因势利导,使病从表而解。因此,王玉英治疗痤疮时,除了根据患者的整体情况进行个体化的辨证论治外,还重视理气宣肺、解表散邪之法的应用。
 
常用的辛温类发散药物有荆芥、防风、白芷、苏叶、苏梗、皂刺、藿香、佩兰等;对于体质偏热的患者也应用辛凉类发散药物,如柴胡、升麻、浮萍、薄荷、桑叶、蝉蜕、刺蒺藜等。王玉英在临床中发现,多数患者平时不易汗出,以致邪无出路,因此悟出对发散类药物应用的要点,在于以服药后微汗出为宜,且用量宜轻。应用发散类药物助肺气宣发肃降,肌肤气机通调,给在表之邪以出路,使病从表而解,可作为本病的基础治疗之一。
 
对于少数内热较盛,平素易汗出的患者,在清内热的同时,也可酌情少量应用辛凉药物透发,以免过用寒凉冰伏其邪。此类型多见于青春期,临床表现为痤疮色红,局部肿痛,易起丘疹脓疱,头发、皮肤油腻,舌红,脉滑有力,常伴有口渴喜冷饮,便秘溲黄等。此多属肺经风热或者肺胃湿热之证。治疗可用银翘散加减,内清外透,肺胃有湿热者还可加清利湿热之品,如薏苡仁、泽泻、茵陈、大黄等,导湿热从二便而出。
 
健脾和胃,扶正祛邪
 
本治法可用于不同年龄阶段的患者。其适用范围分为以下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患者素体脾胃虚弱。脾主肌肉,脾虚则肌肉失养,肌肤不荣,且气虚腠理不固,更易汗出见湿,发为痤疮;或因脾虚水谷不化,痰湿内生,积聚于肌肤而成痤疮;或因脾胃气虚,运化功能减弱,胃腑通降失调,水谷停滞胃中,蕴久则化热,胃热上蒸,出现面生痤疮和其他热象;另一种情况是患者痤疮反复发作,迁延日久,医者见痤疮即认为有“热”而恣用寒凉,苦寒伤胃,而又冰伏其邪,导致痤疮反复不愈,这种情况在临床中经常可以见到。
 
王玉英认为,以上两种情况均具有痤疮反复发作不愈和脾胃运化功能减退的特点,常见的症状有痤疮不红肿或红肿不甚,呈囊肿或结节状,反复发作,食少纳差,不敢饮冷,便溏,手足不温,或见头面油垢、痰多、口疮、胃痛、便秘等虚火症状。证属本虚标实,治疗当健脾和胃,扶正祛邪,辅以辛温发散,可用补中益气汤或香砂六君子汤加减,并加炒三仙、鸡内金、莱菔子等消积导滞之品。若见脾胃湿热,虚火症状明显者,加黄芩、黄连、栀子、薏苡仁、泽泻、白豆蔻、大黄等。
 
理气活血,调肝补肝
 
肝主疏泄,调畅气机,主藏血。因此,肝与人体气血运行关系密切。如情志内伤,肝失条达,气机不利,郁而化热,或肝郁血虚,冲任失调,气血不荣于面,热郁局部而发为痤疮。此类型的患者以女性居多,且具有情绪异常和内分泌失调的特点。常见的症状有痤疮反复发作,皮损可有丘疹、囊肿、结节并见,或有瘢痕,素心烦易怒或情绪抑郁,精神易紧张,工作压力大,眠少,失眠等,或伴有纳差、便秘等消化系统症状。女性患者还可见经前痤疮加重,乳房胀痛,痛经,月经先后不定期,量少,甚或闭经,多毛,肥胖等,内分泌检查往往可见睾酮偏高,雌二醇、孕酮水平低下。
 
治疗当从肝论治,理气活血,调肝补肝,在此基础上辅以辛温发散。方用逍遥散加减。热象重、平时易“上火”者,加丹皮、栀子、黄芩等;血虚症见月经量少、闭经者可合入四物汤、枸杞子、女贞子、菟丝子、杜仲、紫河车等补益肝肾精血之品;血瘀症见舌质暗有瘀斑、痤疮日久呈结节或疤痕状、痛经、经行乳胀等加桃仁、红花、泽兰、益母草、川牛膝等;气郁症见心烦、紧张、胁痛等加香附、郁金、青皮、合欢花等;纳差者可合入六君子汤;失眠者加天麻、酸枣仁、柏子仁、煅龙牡等。对女性患者还应当重视其月经情况,要知道痤疮可能只是患者内分泌失调所出现的症状之一,并最好结合现代医学的检查作为辨证的辅助资料,治疗应顺应月经生理周期,注意有无其他疾病,综合整体情况而遣方用药。另外,对于闭经、多囊卵巢综合征患者的痤疮,即使无肝郁症状,也当从肝论治,以补益肝血为主,辅以理气活血和发散之法。
 
内外兼治,因人制宜
 
通过外敷药物,直接作用于面部皮肤,促进局部血液循环,减轻炎症,修复痤疮,也是王玉英治疗痤疮的特色之一。王玉英认为,药物内服与外用各有优势,内服用药重在辨证论治、整体治疗,外用药物侧重于治标、局部治疗。因此,将两者结合应用可缩短病程、提高疗效,特别是对于病程较长的重度痤疮尤为适宜。常用的外用药物有白芷、白芍、白僵蚕、白附子、白茯苓、生石膏、玄明粉、桃仁、川芎、薏苡仁、生牡蛎等。将诸药物研末,用温开水调成糊状,敷于面部,1小时后洗净。外用药物集寒凉清热、辛温发散和活血散结之药于一方,并根据具体情况确定和调整各类型药物的剂量比例。
 
《灵枢·师传》云:“告之以其败,语之以其善,导之以其所便,开之以其所苦。”王玉英继承和应用了《内经》的这一学术思想。她常说,治病必须治人,治人必不能忽视患者的生活习惯和方式。尤其是对于痤疮这种与生活方式和习惯密切相关的疾病而言,更应该重视。因人制宜不仅体现在为患者处方用药的过程中,也体现在给患者的医嘱中。如告诫患者慎食肥甘厚味、辛辣炙烳之品;对于爱使用化妆品的患者,嘱其勿过度使用化妆品,并于临睡前卸妆清水洗净脸;对缺乏运动,不易汗出的患者,嘱其加强锻炼;对因减肥或睡眠时间少等导致内分泌失调而产生痤疮者,倡导健康的生活方式;痤疮与情绪因素相关者,常对其进行心理疏导,劝其保持乐观的情绪,移情易性等。通过这种有针对性的医嘱,调节患者的生活习惯与方式,对于治愈痤疮、防止复发起到重要的作用。
 
典型病例
 
病案一
 
王某,女,29岁,从事销售工作,2010年1月14日初诊。主诉面部痤疮反复发作一年余,失眠近半年。现痤疮以唇周、两颊较多,疹色红,白头粉刺,有少量囊肿,经前痤疮加重。平时工作压力较大,精神紧张,失眠,多梦。大便偏干,三天一次。月经周期、量、色均正常,末次月经2009年12月19日。纳可。体质可,舌尖红,苔白微黄略厚,脉滑有力,手凉。证属肝郁化热、气滞血瘀。治疗当疏肝理气、清热活血、养血安神。处方以丹栀逍遥散加减:丹皮10克,栀子10克,醋柴胡6克,当归20克,生白术12克,茯苓20克,甘草6克,莱菔子30克,生山楂20克,酸枣仁30克,柏子仁30克,天麻30克,钩藤15克,刺蒺藜15克,生龙牡各30克,薏苡仁30克,僵蚕15克,蝉蜕10克,丹参20克,7剂,水煎服,日1剂。
 
二诊(2010年1月21日):痤疮减轻。昨日行经,既往经前三天痤疮加重,而本次服药后经前无新痤疮长出。本周大便通畅,日一次。睡眠好转,仍不实,晨起疲乏。舌红润,苔白,脉滑。手凉好转。行经期间,治疗当多佐以活血调经之品,除旧生新,以利于气血条达。前方去莱菔子、蝉蜕,加益母草12克,熟地15克,川芎10克,7剂,水煎服,日1剂。
 
此后仍以前方加减治疗1月,至2010年2月20日月经来潮,痤疮基本消失,经前亦未有新的痤疮出现。面色红润光泽,眠好,大便通畅。数月后介绍其友人来诊,言痤疮未复发。
 
病案二
 
李某,男,22岁,某高校学生,2009年3月7日初诊。面、颈及胸背部痤疮反复发作七年。迭经中西药物治疗(中药治疗以清热为主),效果不明显。现痤疮囊肿、结节状并见,并有瘢痕,局部不红不痛。头面部油多,不易汗出,饮水少,且喜冷饮,但饮后腹胀,纳可。咽中常有白色泡沫样痰,喜吐唾沫。夜睡磨牙,多梦。小便色黄,大便正常。体偏瘦,面白少华。舌胖大质红,苔白微黄水滑,脉沉滑。证属脾胃虚弱,中焦不运,食积、水饮内停,寒热错杂。初诊治疗以清热利湿为主,辅以发散。处方:银花12克,连翘12克,黄芩9克,柴胡15克,茵陈15克,薏苡仁20克,甘草6克,丹皮10克,赤芍10克,清半夏15克,陈皮10克,山楂12克,防风6克,皂刺5克,生姜五片,5剂,水煎服,日1剂。
 
二诊(2009年3月28日):服前方5剂后见效,又自服5剂。现痤疮较前好转,囊肿消去一部分。痰仍多,小便转清,大便偏稀。舌淡胖,苔白水滑。此为热已清,本虚之象渐显。治疗当健脾胃,辛温发散,透痤疮外达。处方以补中益气汤加减:生黄芪15克,白术12克,升麻9克,柴胡6克,茯苓15克,党参12克,甘草6克,白芷9克,苏叶9克,荆芥9克,14剂,水煎服,日1剂。嘱服药后若痤疮加重,可不必担心,继续服用。
 
三诊(2009年5月21日):服上方10剂后电话告知,新发痤疮较多,似有加重的趋势,但痤疮从长出到成熟时间明显缩短,且多为小的痤疮,大的痤疮不再长出。嘱续服前方。至2009年5月21日来诊,无新的痤疮出现,面、颈及胸背部旧有的痤疮基本消失,仅剩下瘢痕和痤疮消退后的红斑。已不吐唾沫和痰,眠好。近日胃纳不佳,小便又黄。仍以升阳健胃为主,兼以活血化瘀消斑。处方:升麻6克,柴胡6克,白芷6克,黄芪10克,白术12克,山药15克,荷叶10克,丹皮10克,益母草10克,山楂10克,甘草5克,7剂,水煎服,日1剂。
 
四诊(2009年5月27日):胃纳转佳,余症同前。考虑到红斑与瘢痕的消退非一日之功,故嘱其续服前方半月,并服香砂六君子丸三个月以巩固疗效。
 
2010年8月与患者偶遇,见其痤疮基本消失,红斑不明显,仅剩下少部分瘢痕未消退。(罗辉)
Tag标签: 痤疮(51)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