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防癌抗肿瘤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洪善贻辨治癌症经验举隅

来源:中医中药秘方网 作者: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7-03-13
癌症泛指所有恶性肿瘤, 是指具有异常消耗性和 侵袭性的疾病。近年来本病已成为威胁人类健康和生 命的主要疾病, 发病率和病死率不断上升, 临床缺乏特 效疗法, 难以根除治愈 [1 ] 。中医学对于癌症的认识与 治疗积累了丰富经验, 中药在癌症治疗中具有优势, 可 控制其进展, 配合手术、 放化疗等提高接受治疗的耐受 性, 减毒增效, 减轻临床症状, 提高生活质量, 延长生存 时间, 实现较好生存质量基础上的“带瘤” 长期生存。 无论是对于处在围手术期、 放化疗期、 西医规范化治疗 后期的患者, 还是不适于手术和放化疗的患者( 包括晚 期癌症患者) , 抑或存在癌前病变的高危人群, 中医药 治疗均可发挥重要作用 [2 ] 。 洪善贻, 主任医师, 浙江中医药大学兼职教授, 浙 江省名中医, 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曾任宁 波市中医院院长, 为第 3 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 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 于 2013 年成立名老中医传承工 作室。洪老从事中医内科临床工作 50 余年, 对老年 病、 消化系统疾病及癌症等疾病的诊疗有着独到的经 验。笔者有幸参与工作室的学术科研活动, 并跟随洪 老门诊抄方, 现将洪老对癌症的诊治经验分享介绍一 二, 以期裨益临床。

1 病因病机

洪老认为癌症病因病机虽极其复杂, 但不外乎内 因与外因, 正气与邪气及相互关系, 病性应属“正虚邪 实” ( 本虚标实) 。

1. 1 正虚 正气不足是癌症发生的根本。正如《外科 正宗》 中指出 : “积之成者, 正气之虚也, 正气虚而后积 成。 ” 而 《活法机要》 认为 : “壮人无积, 虚人则有之。 ” 《外证医编》 又有云 : “正气虚则成岩。 ” 中医所谓之 “正气” 通常指人体正常生理功能及对 外来致病因素的抵抗能力, 这里即表现为抗癌、 固癌、 抑癌的功能。先天禀赋不足或异常、 久病不愈、 外邪内 伤等均可导致正气不足、 气血阴阳失和, 继而脏腑功能 失常, 机体免疫功能丧失, 最终正虚邪胜, 正不胜邪而 成癌病。

1. 2 邪实 从邪实角度来分析, 癌症的致病因素众 多, 主要为气滞、 血瘀、 痰结、 食积等内伤与寒、 热、 风、 湿等外邪搏结日久, 兼夹情志怫郁而成癌毒发病。癌 毒既生, 病变乖戾, 阻滞脏腑经络, 诱生加重痰浊、 瘀 血、 湿浊、 热毒等多种病理因素, 并耗伤气血阴阳, 使正 气愈发虚损, 由此则邪愈实、 正愈虚, 使癌症缠绵难愈。 洪老归纳其核心为“积” ( 久) 和“毒” ( 深) 为相互 交错联系的两个方面, 所谓 “积者聚集也 ” “邪之凶险者 谓之毒 ” “积久可生毒, 毒深则成积” 正是此意。洪老的 邪实理论与现在最具代表性的“癌毒” 病机说 [3-4 ] ( 以 周仲瑛老先生等为代表) 不谋而合。

2 辨治经验

洪老认为癌症的治疗总则为扶正祛邪, 并要根据癌症的不同时期, 正邪盛衰的不同情况, 以决定补虚泻 实的主次轻重, 应做到 “扶正不留邪, 祛邪不伤正; 欲攻 先补, 屡攻屡补, 以平为期” 。

2.1 癌症的分期治疗 癌症初期, 病程较短, 邪未盛, 正虚不甚。患者多表现为局部癌肿, 癌块。当予攻消 为主, 主要用理气活血、 化痰散结、 清热解毒等法, 力求 尽早消除或控制癌块而达效。

癌症中期, 邪渐盛, 正日虚。当消补兼施, 多法并 举。此时补虚旨在增强机体抗病能力, 以助祛邪, 控制 癌症进展。

癌症晚期, 邪积已深, 正虚明显, 正气逐渐消残。 治疗应补中寓消, 养正除积。主要目的在于缓解症状, 减缓癌毒生长扩散速度, 提高患者生存质量, 延长患者 生命。

2. 2 癌症常用治法 洪老遵张景岳之言“凡积聚之 治……然欲总其要, 不过四法, 曰攻, 曰消, 曰散, 曰补, 四者而已” 而治, 下面简单介绍之。

2. 2. 1 补法( 扶正固本法) 与治则相应, 洪老尤其 强调扶正当贯穿于癌症治疗的全过程, 以补虚( 不足) 及恢复机体阴阳平衡和脏腑功能。同时根据患者气、 血、 阴、 阳亏虚的侧重不同予以治疗。

气虚患者多用人参、 西洋参、 党参、 太子参、 黄芪、 白术、 山药、 茯苓、 薏苡仁、 刺五加、 灵芝、 槐耳等, 其中 黄芪常重用至 60 ~120 g。

血虚患者酌加阿胶、 制何首乌、 熟地黄、 当归、 白 芍、 仙鹤草等。仙鹤草兼具止血固脱之力, 洪老多用于 血证患者, 疗效显著。阴虚甚者, 可予南沙参、 北沙参、 天冬、 麦冬、 百合、 石斛( 枫斗) 、 黄精、 玉竹、 枸杞子、 女 贞子、 墨旱莲、 龟甲、 鳖甲等。洪老常以鲜石斛另包入 汤药, 滋阴效果尤甚; 阳虚甚者, 加冬虫夏草、 仙茅、 淫 羊藿、 补骨脂、 肉桂、 山茱萸、 杜仲、 桑寄生、 菟丝子、 益 智仁、 桑螵蛸、 骨碎补、 薜荔果等。薜荔果常被洪老用 于肺癌、 乳腺癌等的手术、 放化疗后的恢复。

2. 2. 2 攻法( 以毒攻毒法) 攻法是针对癌症正气不 足与积久毒深的根本病机及癌症病情的错综复杂性所 创, 往往能收奇效。但本法所用之药均具一定毒性, 专 对 “实邪” 而用, 在“邪实正亦实” 时使用为妥。如搜风 通络之蜈蚣、 全蝎, 温通心脉之蟾酥, 主痈疽恶疮肿痛 之露蜂房、 雄黄等, 必须严格控制药物剂量、 遵循煎服 方法, 并做到 “中病即止” 。

洪老常言 “善用毒者治病, 滥用毒者致命” 。当时 时谨记。

2. 2. 3 散法

2. 2. 3. 1 活血化瘀法 洪老认为血瘀是癌症主要病 机之一, 也是癌症进展而产生的后果, 多与正虚、 气滞、 寒热、 痰湿等密切相关, 治疗上可有所侧重。石见穿、 菝葜、 干漆、 莪术、 三棱、 穿山甲、 蟅虫、 虻虫、 水蛭等破 血逐瘀, 药力刚猛, 易伤正; 且本法运用不当极易促使 癌症血行播散, 甚至也有发生出血可能, 故应用本法治 疗需格外谨慎, 无明显血瘀征象不应盲目使用。 另外正在进行介入栓塞治疗的患者亦不可使用活 血化瘀药物。正如洪老所言“活血者, 双刃剑也, 用之 不当则蔚为害也” 。

2.2. 3. 2 软坚散结法 洪老认为癌症在正气虚弱、 脏 腑气血功能失调的情况下, 气、 血、 痰、 湿、 热、 毒、 寒、 食 等病邪相互搏结日久, 往往在体表或体内形成表面高 低不平、 大小不等、 坚如岩石的肿块, 故采用软坚散结 的治法可有效提高疗效。而根据肿块形成的病邪不 同, 又可细分为清热解毒散结、 化痰散结、 理气散结、 化 瘀散结、 温寒散结、 消食散结、 补益散结等。洪老常重 用蛇莓( 30 ~ 50 g) 以奏散结之功, 延缓了众多癌肿患 者的疾病进展。

2. 2. 4 消法

2.2. 4. 1 清热解毒法 洪老认为, 在癌症的发病机制 中, 热毒是较为重要的因素, 可与其他病邪相结合形成 痰热、 瘀热、 湿热等, 本身热毒炽盛可耗伤气、 阴、 津、 血 及各脏腑, 从而造成了癌症病机病情的复杂性。本法 通过清热、 解毒、 泻火、 凉血等作用, 辨证配合其他治 法, 可收到良好疗效。常用药物以清热解毒类药物 为主。

洪老常以半枝莲、 白花蛇舌草、 鸦胆子、 龙葵等用 于各类癌症的恢复期治疗; 藤梨根、 白英等在多种消化 道癌症的治疗中发挥作用; 鱼腥草、 蒲公英、 败酱草等 常分别用于治疗肺癌、 乳腺癌、 肠癌等。

2.2. 4. 2 理气消滞法 洪老指出, 气机郁滞是癌症的 主要病机之一, 气不调则脏腑功能紊乱, 气血津液代谢 障碍, 积而成块以生癌, 多与脏腑功能相关, 特别是肝、 脾、 肺及胃肠。 气郁还易与痰、 湿、 火、 瘀、 寒、 食等合而为病, 故洪 老每于方中酌加如八月札、 橘皮、 佛手、 川楝子、 枳壳、 木香、 玫瑰花、 九香虫等理气药物, 使补而不滞, 泻而 不过。

2.2. 4. 3 化痰逐饮法 痰饮是癌症的常见致病因素。 《丹溪心法》 有云 : “凡人身上、 中、 下有块者, 多是痰。 ” 痰饮病变范围较广, 可无处不在, 同时变化复杂, 极易 与其他病邪合病, 形成痰核、 痰瘀、 痰浊、 痰毒、 热痰、 风 痰、 寒痰等, 顽痰留滞, 日久难除, 常易伤正, 故洪老在 癌症治疗中非常强调此法的应用, 并与扶正之品配伍 应用。以温胆汤为基础, 伍用胆南星、 石菖蒲、 桔梗、 猪 苓、 象贝母、 瓜蒌等药是洪老遇痰饮之证常用组方, 功效显著。

3 验案举隅

何某, 男, 34 岁。初诊日期: 2014 年 4 月 18 日。 患者降结肠腺癌术后近 3 个月, 手术病理示溃疡 性中分化腺癌, 肠周淋巴结 11 枚均未见转移。现予奥 沙利铂联合卡培他滨化疗中。WBC 5. 8 ×10 9 /L。自觉 乏力, 手掌红带紫, 胃纳较差, 大便偏干, 似有潮热感, 舌苔薄白, 舌质暗红, 脉细弦。

辨证: 气阴两虚, 虚热内扰; 治法: 益气养阴兼 清热。

处方: 太子参 15 g, 南沙参 15 g, 北沙参 15 g, 赤芍 10 g, 牡丹皮 15 g, 土茯苓 30 g, 半枝莲 30 g, 白花蛇舌 草 30 g, 丹参 20 g, 苦参 6 g, 清甘草 5 g。 药后 2014 年 4 月 25 日至 2014 年 7 月 25 日, 患者 完成所有 8 次化疗疗程, 共复诊 9 次, 症状以纳差、 乏 力为主, 伴或不伴恶心、 口苦、 大便干结难解等症, 舌苔 薄白或少苔, 舌质多暗红, 脉多细弦。

证仍以气阴两虚、 脾胃虚弱为主, 或夹虚热之证, 治以益气养阴、 健脾助运、 清虚热。方药在上方基础上 加减进退, 纳差、 脘腹痞满甚时, 加炒白术 15 g、 怀山药 20 g、 陈皮 10 g、 鸡内金 20 g、 炒麦芽 30 g、 炒谷芽 30 g、 茯苓 15 g、 焦山楂 20 g、 青皮 10 g 等以健脾助运消食; 乏力甚时, 重用太子参, 加生黄芪 30 g 等补气; 阴虚重 时, 再酌加女贞子 15 g、 生地黄 20 g、 麦冬 10 g、 制黄精 15 g 等加强养阴之力; 大便干结时, 予玄参 15 g、 瓜蒌 仁 15 g、 木香 10 g 等增液行气; 恶心若重, 则予竹茹 10 g、 半夏 10 g 等降逆止呕, 联合健脾起效。

至 2014 年8 月8 日, 患者完成全部化疗后第11 次 复诊, 诉纳差乏力仍存, 寐欠佳, 大便好转。复查血常 规: PLT 69 ×10 9 /L; 肝功能: ALT 62 U/L, AST 68 U/L。 患者主症仍同前所述, 但已有所改善处方: 太子参 20 g, 北沙参 15 g, 麦冬 10 g, 炒白术 15 g, 佛手 10 g, 女 贞子15 g, 清甘草 5 g, 炒白芍 20 g, 焦山楂 30 g, 炒谷芽 15 g, 炒麦芽 15 g, 旱莲草 20 g, 夜交藤 30 g。 2014 年 8 月 15 日患者第 12 次复诊, 已自觉用药 后症状改善, 胃纳大便夜寐好转, 舌脉同前, 予上方去 旱莲草、 炒扁豆, 加土茯苓 30 g、 半枝莲 30 g。再服 7 剂。此后患者又断续以上方加减治疗 1 年左右, 现无 明显自觉症状, 仅偶觉乏力, 大便基本正常; 定期复查, 未见恶性肿瘤复发及转移。

按 本病患者为降结肠腺癌术后行化疗。手术及 化疗致元气耗伤过度, 气机失司, 故见乏力; 脏腑功能 减退, 首先伤及脾胃, 脾胃虚弱, 无力运化水谷精微, 故 见纳差; 气虚不能温煦, 血虚不能润养, 故见手掌红紫; 患者病位在大肠, 术后化疗大肠功能失司, 阴液亏虚, 津液不布, 糟粕传化不力, 故见大便偏干; 阴虚而生内 热, 故见潮热。辨证为气阴两虚、 脾胃虚弱、 虚热内扰 之证, 治以益气养阴、 健脾益胃、 清虚热。 首诊用太子参补气健脾、 生津润肺, 沙参养阴清 肺、 益胃生津, 赤芍、 牡丹皮、 丹参清热凉血, 半枝莲、 白 花蛇舌草、 苦参清热解毒抗癌, 甘草调和诸药。此后患 者多见纳差、 恶心, 遂予健脾和胃理气之药随症加减。 患者在化疗期间间断用中药调理, 缓解副作用, 至全部 化疗结束后, 患者胃口、 睡眠、 疲劳感已大大改善。此 与洪老根据癌症的不同时期, 正邪盛衰的不同, 而决定 补虚泻实的主次轻重的思想相符。

4 小结

洪善贻老中医在癌症的治疗中始终强调“扶正固 本” 的原则, 认为维护和增强人体的正气是防治癌症的 关键, 同时在癌症病变的不同时期根据病因病机的不 同而采取相应的治法, 与“扶正” 相结合, 这体现其“治 病求本” 的指导思想, 对于癌症的临床治疗有重大意 义, 值得进一步深入总结拾掇。

参考文献:

[1] 郝希山, 魏干金. 肿瘤学[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0: 8.
[2] 王硕, 刘杰林, 洪生. 中医药在癌症治疗中的作用[J]. 环球中医药, 2013, 6( 1) : 31-35.
[3] 吕玉萍, 安丰辉, 吕玉红, 等. 肿瘤中医病机各家杂谈[J]. 环球中医 药, 2010, 3( 3) : 225-226.
[4] 蒯乐, 吴人杰, 许逊哲, 等. 沈小珩辨治肿瘤方药思想[J]. 上海中医 药杂志, 2016, 50( 12) : 1-3.

【作者】 骆震; 林刚;
Tag标签: 癌症(16)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