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抑郁症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焦虑障碍 中医药诊断治疗预防等方法

中医中药秘方网 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8-04-28
焦虑障碍中医临床诊疗指南释义

焦虑障碍中医临床诊疗指南主要参照美国精 神病学会(APA)制定的 《精神障碍诊断和统计手 册》(DSM- V) [1 ] 及世界卫生组织(WHO)制定的疾 病的国际分类第 10 版(ICD- 10) [2 ] 推荐进行编制, 采纳的证据分级标准参照刘建平教授提出的关于 传统医学证据分级的建议,发布于中华中医药学 会 《中医内科常见疾病诊疗指南》中,近年来关 于焦虑障碍的新的临床证据不断出现,需要依托 临床证据对指南进行更新和解读。针对焦虑障碍, 指南主要提供有关中医药诊断、治疗、预防等方 法,可供中医科、针灸科、推拿科、西医内科具 有中医资质的临床医师参考使用。

1 诊断依据

1. 1 广泛性焦虑

1. 1. 1 精神性焦虑: 精神性焦虑是本症的核心症 状。以缺乏明确对象和具体内容的提心吊胆和紧 张不安,或对现实生活中的某些问题过分担心或 烦恼为特征。患者明知这是一种主观过虑,但不 能控制。

1. 1. 2 躯体性焦虑: 主要为自主神经亢进的表现, 症状涉及多个系统,常为患者就诊的最初主诉。 如口干、上腹不适、恶心、吞咽梗阻感、肠鸣、 腹痛、腹胀、腹泻、呼吸困难或呼吸急促、眩晕、 心悸、胸部不适、心动过速、尿频、尿急、阳痿、 早泄、性欲缺乏、月经不调、多汗、面部潮红或 苍白。

1. 1. 3 心理性警觉: 可表现为易激惹、注意力下 降和对噪音敏感。因注意力无法集中,患者常伴 有记忆力减退。

1. 1. 4 运动性不安: 与肌紧张有关。可表现为坐 立不安、颤抖、不能放松、头(通常为双侧和前额 或枕部)和肩、背部的疼痛。

1. 1. 5 睡眠障碍: 表现为入睡困难,入睡后易醒, 常诉有噩梦、夜惊,表现为突然醒来,并常感到 极度恐惧。

1. 2 惊恐障碍

1. 2. 1 惊恐发作: ①典型表现: 患者在日常活动 中突然出现强烈恐惧,好像即将死去(濒死感)或 即将失去理智(失控感),使患者难以忍受。同时 患者感到心悸、胸闷、胸痛、气急、喉头堵塞窒 息感,因此惊叫、呼救或跑出室外。有的伴有显 著植物神经症状,如过度换气、头晕、多汗、面 部潮红或苍白、震颤、手脚麻木、胃肠道不适等, 也可有人格解体、现实解体等痛苦体验。②发作 特点: 发作并不局限于任何特定的情况或某一类 环境,为突然发作,10 min 内达到高峰,一般不 超过 1 h。发作时意识清晰,事后能回忆发作的经 过。此种发作虽历时较短暂,一般 5 ~ 10 min,很 少超过 1 h 即可自行缓解,但不久又可突然再发。

1. 2. 2 预期性焦虑: 大多数患者在间歇期因担心 再次发病而紧张不安,并可出现一些植物神经活 动亢进症状。

1. 2. 3 求助和回避行为: 惊恐发作时的强烈恐惧 感使患者难以忍受,常急切要求救助。在发作间 歇期,多数患者因担心发作时得不到帮助,因此 主动回避一些活动,如不愿单独出门、不愿到人 多的场所、不愿乘车旅行等,或出门时要他人 陪同。

1. 3 与其他疾病的鉴别 [ 3]

1. 3. 1 躯体疾病所致焦虑: 由特定躯体疾病的直接生理效应引起的明显焦虑症状,称为躯体疾病 所致焦虑。应注意的是,当患者同时出现躯体疾 病和明显的焦虑症状时,不能将焦虑症状都归于 躯体疾病,只有在明确引起焦虑状态的生理机制 确是由躯体疾病产生时,才能诊断为躯体疾病所 致焦虑。可根据其焦虑症状与躯体疾病的发生、 进展和缓解有无时间上的相关性,年龄和病程的 特点与家族史等方面来确定。

1. 3. 2 精神活性物质所致焦虑: 指对物质的滥用 和药物或毒物所引起的生理效应所产生的焦虑障 碍。两者鉴别诊断的关键是确定焦虑障碍的症状 是原发的还是由精神活性物质所导致的,依据两 者之间的时间关系,若焦虑障碍症状出现在精神 活性物质使用之前,则应诊断为原发性的焦虑障 碍; 而患者若是先使用了能引起焦虑症状的精神 活性物质,或戒断此类物质 1 个月以内出现了焦虑 障碍的症状,则支持精神活性物质所致焦虑的 诊断。

1. 3. 3 精神分裂症: 是一种病因未明的,有基本 个性、思维、情感、行为等多方面的障碍,以精 神活动和环境不相协调为主要特征的精神类疾病。 一方面,妄想和幻觉作为精神分裂症主要症状, 可导致惊恐情绪的出现和持续的焦虑状态; 另一 方面,精神分裂症本身的紧张状态也易表现出焦 虑障碍的症状。鉴别的方法,可询问患者他们所 认为的引起他们焦虑症状的原因,通常情况下精 神分裂症患者会给出不寻常的答案,他们会认为 自身恐惧、担忧等焦虑的情绪的产生,是由于妄 想观念的内容或者是幻听、幻视的内容导致的, 如威胁性幻听,被害妄想等导致患者产生焦虑、 恐惧; 而焦虑障碍的患者所述的原因则多有现实 依据。

1. 3. 4 更年期综合征: 该病是一组以月经变化、 面色潮红、心悸、失眠、乏力、抑郁、忧虑、情 绪不稳定,易激动,注意力难于集中为主要表现 的症状群。更年期人群是家庭、社会压力较大的 群体,因此患者也会出现焦虑、恐惧、心悸、头 昏、失眠等焦虑障碍症状。通过详细询问病史, 可以了解到患者的焦虑症状与更年期之间的关系, 如月经改变、激素水平变化等症状的先后出现顺 序,从而判断原发病是什么。如使用雌激素补充 疗法治疗无效,也能为焦虑障碍提供诊断依据。

1. 3. 5 睡眠障碍: 睡眠障碍常常与焦虑情绪共同 存在,焦虑障碍患者的睡眠常常是间断的,不能 缓解疲劳,或伴有负性的梦境。而惊恐发作的病 人也有夜间突然醒来的表现,并出现濒死感等极 端的焦虑。这些睡眠功能紊乱的表现在原发性睡 眠障碍的病人中也有发生,但多不伴有焦虑情绪, 且早醒更多与抑郁状态相关而非焦虑。

1. 3. 6 躁狂发作: 躁狂发作是一种心境障碍,其 根本是心境的高涨变化,表现为情绪高涨、思维 奔逸、言语增多、联想丰富、易激惹等兴奋性表 现,而并非是焦虑障碍的紧张、恐惧、忧虑、烦 躁等表现。原发的心境高涨是躁狂和焦虑障碍的 鉴别要点。

2 诊断要点

焦虑障碍诊断要点包括症状标准、严重标准、 病程标准和排除标准,在符合神经症诊断要点的 前提下,需符合这 4 项标准诊断才能成立。

2. 1 广泛性焦虑

2. 1. 1 症状标准: 以持续的原发性焦虑症状为主, 并符合下列 2 项: ①经常或持续的无明确对象和固 定内容的自觉难以控制的恐惧或提心吊胆; ②植 物神经功能紊乱或运动不安。

2. 1. 2 严重标准: 患者社会功能受损,因难以忍 受又无法解脱而感到痛苦。

2. 1. 3 病程标准: 符合上述症状标准至少已 6 个月。

2. 1. 4 排除标准: 排除躯体疾病继发性焦虑; 排 除药物戒断反应,其他精神疾病继发性焦虑。

2. 2 惊恐障碍

2. 2. 1 症状标准: ①发作无明显的诱因、无相关 的特定环境,发作不可预测; ②在发作间期,除 害怕再发作以外,无明显症状; ③发作时表现强 烈的恐惧、焦虑及明显的自主神经症状,并常有 人格解体、现实解体、濒死恐惧,或失控感等痛 苦体验; ④发作突然开始,迅速达高峰,发作时 意识清晰,事后能回忆。

2. 2. 2 严重标准: 因难以忍受又无法摆脱而感到 痛苦。

2. 2. 3 病程标准: 1 个月内至少有过 3 次惊恐发 作,或者首次发作后因害怕再次发作而产生的焦 虑持续 1 个月。

2. 2. 4 排除标准: 排除其他精神障碍和躯体疾病 继发的惊恐发作。特别要与心绞痛、心肌梗死相 鉴别。

3 辨证论治 [ 4- 6]

3. 1 肝郁化火证

3. 1. 1 原文节选: 情绪不宁,郁闷烦躁,胸胁胀 痛,脘闷嗳气,不思饮食,大便不调; 或急躁易 怒,口苦口干; 或头痛,目赤,耳鸣; 或嘈杂吞 酸,大便秘结; 舌质红,苔黄,脉弦或弦数。舒 肝解郁,清肝泻火,理气和中。丹栀逍遥散加减: 牡丹皮15 g,焦栀子15 g,生地黄20 g,黄芩 10 g, 柴胡 12 g,香附12 g,枳壳10 g,陈皮12 g,川芎 15 g,白芍12 g,茯苓20 g,白术15 g,当归12 g, 炙甘草 6 g。热势较重,口苦,大便秘结,加龙胆 草 9 g、大黄 6 g(后下)以泻热通腑; 肝火犯胃, 胁肋疼痛,口苦,嘈杂吞酸,嗳气,呕吐,加黄 连 6 g、吴茱萸 9 g 以清肝和胃; 肝火上炎,头痛, 目赤,耳鸣,加菊花 10 g、钩藤 10 g(后下)、蒺 藜 12 g 以平肝清热。

3. 1. 2 释义: 肝主疏泄,性喜条达,经脉经行胸 胁。肝疏泄功能失常,肝气郁结,郁而化火,经 脉气机不畅,而见情绪不宁,性情急躁易怒,郁 闷烦躁,胸部满闷,胁肋胀痛,口苦而干,舌红、 苔黄,脉数等症。肝气郁结,横逆犯于中焦,则 见脘闷嗳气,不思饮食。

丹栀逍遥散又名加味逍遥散,是从逍遥散变 化而来,有疏肝健脾清热之功。以丹栀逍遥散为 代表的疏肝清热健脾法对肝郁化火型广泛性焦虑 症疗效确切,尤其是对于躯体性焦虑如食欲不振、 腹胀、失眠多梦、心悸胸闷及口干口苦的疗效明 显优于抗焦虑药物 [7 ] 。

若肝火内扰,肝魂妄动导致夜不能寐,躁扰 不宁,或兼强迫思维或行为者,可选用镇肝熄风 汤加减,方用生龙骨 30 g、生牡蛎 30 g、代赭石 30 g、珍珠母 30 g 镇肝安魂,淮牛膝 15 g 引火下 行,生石膏 20 g 清泻肝火,麦冬、白芍、当归各 12 g养血柔肝敛魂; 栀子 10 g 清化郁热。

肝郁化火,则常犯胃,治疗时应注意清肝而 不伤胃,如使用大寒过凉应兼用健护脾胃之品。 肝郁化火证亦可采用化肝煎治疗,其理气泄热作 用较强。且本证患者多易急躁,平素要注意饮食 调养,忌烟酒及辛辣食物,可在药物治疗同时, 可加用心理调节方法,对病人进行疏导,同时配 合导引气功疗法,从而达到较好的疗效。

焦虑障碍患者多思善虑,为肝气弱疏泄不及 所致,故本证患者虽以疏肝理气、清肝泻火为主 导,但治疗时仍需固护肝体,不忘养血柔肝,养 肝体而助肝用。理气清肝之品,偏于攻伐,虽可 暂解其郁火实证,过用则肝体受损,肝气更弱, 以至病情迁延不愈。

3. 2 瘀血内阻证

3. 2. 1 原文节选: 心悸怔忡,夜寐不安,或夜不 能睡,多疑烦躁,胸闷不舒,时有头痛、胸痛如 刺,舌暗红边有瘀斑,或舌面有瘀点,唇紫暗或 两目暗黑,脉涩或弦紧。活血化瘀,理气通络。

血府逐瘀汤加减: 桃仁12 g,红花9 g,当归10 g, 生地黄 15 g,川芎 5 g,赤芍 15 g,牛膝 10 g,桔 梗 5 g,柴胡 3 g,枳壳 6 g,甘草 3 g,丹参 30 g, 龙齿 30 g,琥珀粉 3 g(冲服)。胀痛明显,加香附 12 g、青皮9 g、郁金12 g 以行气止痛; 纳差脘胀, 加焦三仙 30 g、陈皮 10 g 以健脾和胃; 如有寒象, 加乌药 9 g、木香 12 g 以散寒理气; 兼有热象,加 牡丹皮 10 g、栀子 12 g 以活血清热。

3. 2. 2 释义: 情志不舒,气机郁滞不畅,气病及 血,血行瘀阻不通,血府瘀闭,瘀久则化热,故 胸腹灼热,烦躁不安,心悸怔忡。舌质紫暗,或 有瘀点、瘀斑,脉弦或涩,均为血行郁滞的征象。 清·王清任 《医林改错》称本病为 “灯笼病” , 云 : “身外凉,心里热,故名灯笼病,内有瘀血。 认为虚热,愈补愈瘀; 认为实火,愈凉愈凝。三 两副血活热退。 ” 运用血府逐瘀汤加减治疗广泛性焦虑症,发 现该方能显著改善焦虑患者的担心、紧张和烦躁 症状 [7 ] 。临证时见焦虑障碍日久多有此症状表现, 盖久病致必瘀。故焦虑障碍病程长,病久者常兼 血瘀。本证因气及血,气滞而致血行失畅,而非 瘀结胁下,故用药不可过于峻猛,应活血而不宜 破血。

3. 3 痰火扰心证

3. 3. 1 原文节选: 惊恐不安,心烦意乱,性急多 言,夜寐易惊,头昏头痛,口苦口干,舌红,苔 黄腻,脉滑数。清热涤痰,宁心安神。黄连温胆汤 加减: 黄连10 g,法半夏9 g,陈皮6 g,茯苓15 g, 炙甘草6 g,胆南星6 g,枳实10 g,竹茹10 g,大 枣 9 g,炒酸枣仁 15 g,炙远志10 g,天竺黄10 g, 焦栀子 10 g,龙胆草 3 g。实火较盛,烦躁不安, 加黄连至 15 g 以助泄火宁心之力; 痰盛,去大枣、 炒酸枣仁; 热久气阴两伤,加五味子 10 g、黄精 10 g 以益气滋阴。

3. 3. 2 释义: 肝郁日久化火,肝火与痰湿搏结, 化为痰热,痰热扰动心神,则心神不宁,魂魄不 安。魂魄妄动则心烦意乱,惊恐不安,性急多言, 夜寐易惊。舌红苔黄腻,脉弦滑数,均为痰热 证候。

黄连温胆汤由温胆汤化裁而来,首见于 《六 因条辨》 ,温胆汤加黄连,增强其清热除烦之功, 治痰热内扰之证 。《柳选四家医案·评选继志堂医 案两卷·神志门》曰 : “湿热生痰,留于手足少阳 之府,累及心包,心惊胆怯,性急善忘,多虑多 思,舌苔浊腻带黄,胸脘内热,清化为宜。黄连 温胆汤加洋参、枇杷叶 。 ” 《类症治裁》中有 “痰 火怔忡”之症,与焦虑症状类似,亦用本方清火 导痰治之。运用黄连温胆汤合用坦度螺酮治疗广 泛性 焦 虑 症,结 果 发 现 疗 效 优 于 单 纯 使 用 西 药者 [8 ] 。

本证属于焦虑障碍中病情较重,也较常见的 实证,以烦躁易惊,多言少寐,口苦口干,舌红 苔黄、脉弦滑有力为证治要点。但本方药多苦寒, 且多金石重镇之品,长期服用易伤脾胃,故对脾 胃虚寒和阴虚阳亢之证,皆非所宜。如病情较重, 急则治标可短期服用,但使用不可过久,待痰热 之象减退,需立即更方,以防脾胃受损,又生 变证。

3. 4 阴虚内热证

3. 4. 1 原文节选: 欲食不能食,欲卧不能卧,欲 行不能行,口苦尿赤,多疑惊悸,少寐多梦,舌 红苔微黄少津,脉细数。养血滋阴,凉血清热。 百合地黄汤合知柏地黄汤加减: 百合50 g,生地黄 30 g,知母 10 g,山药 20 g,茯苓 15 g,炒酸枣仁 15 g,炙甘草 6 g,牡丹皮 10 g,黄柏 10 g,赤芍 15 g。燥热较重,手足心热重,加银柴胡 10 g、白 薇10 g 以清虚热; 心烦不寐,加龙骨、牡蛎各10 g (先煎)以清心安神; 便干,加当归 20 g 以养血润 肠通便。

3. 4. 2 释义: 阴虚无以制阳,阳热亢盛而见颧红 盗汗,阴不上乘而口燥咽干。阴虚不能潜阳,阳 气飘浮则无根,神失所依,故易惊。舌红苔微黄 少津,脉细数皆属阴虚之证。

百合地黄汤源于 《金匮要略》 ,原方主治百合 病,有养阴清热除烦之效。百合地黄汤加减治疗 中风后焦虑疗效确切,养阴清热安神法在焦虑治 疗中的作用。

3. 5 心脾两虚证

3. 5. 1 原文节选: 心悸头晕,善恐多惧,失眠多 梦,面色无华,身倦乏力,食欲不振,舌淡苔薄, 脉细弱。益血健脾,宁心解虑。归脾汤加减: 党 参 15 g,茯神 10 g,白术 10 g,甘草 6 g,黄芪 10 g,当归 12 g,龙眼肉 15 g,炒酸枣仁 15 g,远 志10 g,木香9 g,大枣9 g,生姜6 g。心悸失眠, 舌红少苔,加百合 15 g、柏子仁 12 g、制何首乌 12 g 以养心安神; 脾气亏虚,失于健运,纳呆食 少,食后腹胀,少气懒言,上方重用党参 20 g,加 砂仁 6 g(后下)以益气健脾。

3. 5. 2 释义: 忧愁思虑,损伤心脾,并使气血生 化不足,心失所养,则心神不安,肝血不足,则 魂不守舍。魂魄不受心神所统,妄行妄动则致心 悸、善恐、多惧、失眠、健忘; 脾失运化,则纳 呆脘痞。气血不充,机体失养而见纳差、头晕、 神疲、倦怠乏力、面色不华。舌质淡,脉细等症 均为心脾两虚,气血不足之象。

归脾汤出自 《济生方》 ,原方治 “思虑过度, 劳伤心脾,健忘怔忡” ,有补益心脾而安神之功。 王晋三 《绛雪园古方选注》曰 : “归脾者,调四脏 之神志魂魄,皆归向于脾也……黄芪走肺固魄, 枣仁走心敛神……当归入肝,芳以悦其魂,远志 入肾,辛以通其志。 ”归脾汤加减治疗心脾两虚之 焦虑 8 周,归脾汤组与帕罗西汀对照组疗效、不良 反应相当。

焦虑障碍之虚证,多因气滞日久而致,或素 体虚弱,又加情志所伤而成,病程一般较长,难 于短期起效。治疗以滋养为法,常做成丸药、胶 囊长期服用。药物使用应补益基础上当辅以行气 活血醒脾之药,一则以免滋腻之品碍脾胃之运化, 二则活血之品还可助补益之剂快速吸收转运,从 而补而不滞、滋而不腻。另外本证常兼有恐惧自 失多梦等魂魄不安之象,还需适当给予重镇之品, 以安定魂魄。

3. 6 心胆气虚证

3. 6. 1 原文节选: 心悸胆怯,善恐易惊,精神恍 惚,情绪不宁,坐卧不安,少寐多梦,多疑善虑, 苔薄白或正常,脉沉或虚弦。镇惊定志,宁心安 神。安神定志丸加减: 人参 9 g(单煎),茯苓12 g, 茯神 12 g,远志10 g,石菖蒲9 g,龙齿先煎 30 g, 当归 12 g,白芍12 g,白术12 g。躁扰失眠,加炒 酸枣仁 20 g,磁石 15 g(先煎)以养心安神; 心惊 胆怯,加珍珠母 15 g(先煎)、龙骨 20 g(先煎)、 牡蛎 20 g(先煎)以镇惊安神。

3. 6. 2 释义: 素体心胆气弱,优柔寡断,思虑善 忧,遇小事即忧愁不解,善惊易怯。再遇惊恐悲 忧等不良刺激,心胆阳气更虚,心气不足,致使 心神失养,神不明则魂不安,魂不守舍则致情绪 不宁、心悸、胆怯、少寐多梦。胆气不充而致中 府不守,谋虑决断之力不足,魂魄妄动故恐惧、 惕惕不安。舌质淡,苔薄白,脉沉或细虚弦皆为 心胆气虚之象。

安神定志丸出自 《千金要方》 ,有益气养心、 镇惊安神之功。如气虚日久及阳,见形寒肢冷, 胸背彻寒,语音低怯等阳虚之象,可于此方基础 上加制附子 15 g、干姜 10 g、炙甘草 10 g 温运心 胆之阳。安神定志丸合用抗焦虑药物治疗广泛性 焦虑及心血管疾病伴发焦虑,与单纯使用抗焦虑 药物相比,中药组疗效略优 [9- 10 ] 。 治疗本证时,应注意虽为心胆气虚表现,但 肝胆互为表里,肝脏精微入胆而化为胆汁。故温 补心气、胆气之时应不忘养肝体而助胆之用。且 胆虚实本是肝虚,为肝阳不展、肝气不足、升发 疏泄无力之象。魂为阳神,舍于肝,肝阳不展则 肝魂升发出入无力,无法随神往来发用。魂失其 职,则神失其臣使,产生心神不宁,多虑善惊等 症。故应注意温阳补气之品的应用。另本证的发 生多属体质使然,胆气本弱,心气不充,属胆怯 多虑、优柔寡断的性格。故此型患者在温助心胆 之气的同时,应注意结合心理疏导,移情易性方 为治本之法。

3. 7 肾精亏虚证

3. 7. 1 原文节选: 心悸善恐,少寐健忘,精神萎 靡,腰膝酸软,头晕耳鸣,遗精阳痿,闭经,舌 质淡,苔薄白或无苔,脉沉弱。补肾益髓,填精 安神。左归饮加减: 熟地黄20 g,山药15 g,山茱 萸 15 g,茯苓 15 g,枸杞子 15 g,炒酸枣仁 15 g, 炙甘草10 g,桑寄生12 g,龙骨15 g(先煎),牡蛎 15 g(先煎)。偏于阳虚,阳痿,畏寒肢冷,小便清 长,加右归丸; 如有早泄、滑精、尿失禁,加益 智仁 15 g、桑螵蛸 10 g、覆盆子 15 g 以温肾固摄; 气短乏力,加党参、太子参各 15 g 以益气。

3. 7. 2 释义: 素体肾精不足者,长期忧虑不解, 或经历惊吓恐惧,致使肾精受损; 或他脏病变日 久,久病及肾,导致肾精亏虚。肾主骨生髓,上 充于脑,肾精亏虚则出现健忘,精神萎靡,腰膝 酸软,头晕耳鸣之症状。肾精亏虚,脑神失养, 则见善恐、易惊、健忘之症。舌质淡,苔薄白或 无苔,脉沉弱为肾虚之征。

左归饮源自 《景岳全书》 ,主治肾精亏虚之真 阴不足证。金匮肾气丸有类似功效,可作为中成 药善后服用。阳虚甚者,可加巴戟天 15 g、仙灵脾 10 g 以增强温阳补肾之效。又可酌加刺五加益肾填 精、安神定志。

3. 8 心肾不交证

3. 8. 1 原文节选: 情绪低落,多愁善感,虚烦不 寐,心悸不安,健忘,头晕耳鸣,腰膝酸软,手 足心热,口干津少,或见盗汗,舌红,苔薄,脉 细或细数。滋阴清心,养脑安神。黄连阿胶汤合 交泰丸加减: 黄连9 g,阿胶烊化 12 g,黄芩10 g, 白芍 18 g,鸡子黄 2 枚(冲服),肉桂 3 g,黄柏 10 g,陈皮 6 g,白术 6 g。虚热较甚,低热,手足 心热,加知母 12 g、白薇 9 g、麦冬 10 g 以清虚 热; 月经不调,加香附 9 g、泽兰 10 g、益母草 10 g以活血调经。

3. 8. 2 释义: 水亏于下,火炎于上,水不得上济, 火不得下降,心肾无以交通,心神为虚热所扰, 所以心烦、失眠、手足心发热,舌质红,脉象细 数,为阴虚火旺之征。

交泰丸出自 《韩氏医通》 ,为黄连、肉桂两味 药组成,黄连清虚亢之心火,肉桂温肾而引火归 元,主治心肾不交之证。伴有健忘、失眠者,可 酌加菖蒲、远志,二味名远志汤,出自 《圣济总 录》 ,有益肾健脑聪智、开窍启闭宁神之功。

4 其他治法

4. 1 单方验方

4. 1. 1 合欢饮: 合欢花、蒺藜、香附各 10 ~15 g, 香橼 5 ~10 g,佛手、甘松、甘草各 3 ~ 5 g。水煎 服。治疗肝气郁结证。

4. 1. 2 酸枣仁珍珠汤: 淮小麦、炒酸枣仁、郁金、 丹参、乌梅、甘草各10 g,珍珠母、百合、茯苓各 20 g,夜交藤 15 g,苦参 8 g。水煎代茶饮。具有 滋补肝肾、健脾养血、解郁安神之功。

4. 1. 3 百合安神汤: 南百合 30 ~ 40 g,女贞子、 炒酸枣仁、夜交藤、龙齿、珍珠母各 20 ~30 g,旱 莲草10 g,五味子3 ~6 g。水煎代茶饮。治疗心胆 亏虚证。

4. 1. 4 龙齿磁石汤: 龙齿先煎 30 g,炒酸枣仁30 g,刺五加 30 g,灵芝 30 g,郁金 30 g,磁石先 煎 60 g,炙远志15 g,石菖蒲15 g,甘松15 g,合 欢皮 15 g,柴胡15 g,甘草10 g,琥珀粉冲服 3 g。 水煎代茶饮。有镇静解郁、安神定志之功。

4. 2 食疗方

4. 2. 1 三花茶: 玫瑰花 5 g、金银花 10 g、白菊花 10 g,水煎代茶饮。有疏肝解郁清热之功,治疗肝 郁化火证。

4. 2. 2 磁石肾煲 ( 《太平圣惠方》 ): 猪肾一对,磁 石 20 g(包),巴戟天 15 g(包),肉桂 6 g,淡豆豉 10 g,花椒葱姜胡椒盐适量。巴戟天黄酒浸泡一 夜,磁石水洗后棉布包,猪肾去筋膜,切片。共 入锅中,慢炖 1 h。有益肾安神,补益肾精之功, 治疗心肾不交证。

4. 3 针刺治疗

主穴: 风府、百会、神门、通里、内关。肝 气郁结证,加太冲、合谷; 痰湿阻滞证,加丰隆、 阴陵泉; 瘀血内阻证,加血海、膈俞; 心脾两虚 证,加心俞、脾俞; 心胆气虚证,加心俞、胆俞; 心肾不交证,加心俞、肾俞、太溪。实证针用泻 法,虚证针用补法。

针灸治疗焦虑障碍具有简便效廉的优势,目 前的研究涉及普通针刺、电针、水针、腹针、针 药联合、针灸联合、针刺联合经颅重复磁刺激、 针刺联合心理治疗、针刺联合音乐疗法等多个方 面,选穴涉及背俞穴、任督穴、十二经脉腧穴等, 多项随机对照临床试验证实了不同针刺方法对广 泛性焦虑的疗效。但研究质量不高,需进一步完 善临床研究方案,严格执行客观化、规范化临床 研究设计,进行多中心、大样本 RCT 研究,以提 高其结论的科学性 [5, 11- 12 ] 。

来源:北京中医药 作者:孙文军 曲淼 徐向青 唐启盛
Tag标签: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