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偏方 养生 草药 穴位 方剂 书籍 中药 视频

小儿疾病

秘方栏目: 内科 外科 妇科 男科 儿科 肠胃 泌尿 肝胆 肛肠 骨科 神经 呼吸 皮肤 肿瘤 美容 滋补 延寿 心脑 食疗 按摩 治方大全

张岫云治小脑性共济失调 处方牛黄千金散

中医中药秘方网 www.21nx.com 发布时间:2017-10-11
张岫云治疗小儿神经系统医案三则

张岫云( 1894 - 1974) , 生于辽宁省铁岭县汛河乡 老河湾村。幼读私塾, 18 岁拜师学医, 23 岁在家乡悬 壶, 因医德高尚, 疗效显著, 远近驰名。1956 年辽宁省 卫生厅调其参与防治流行性乙型脑炎, 因成绩显著, 留 辽宁省中医院工作, 时任儿科主任。张岫云医技精湛, 对疑难杂症有独到建树, 每多出奇制胜, 深受病家赞 赏, 因其善治小儿疾患, 被誉为“小儿王” 。张岫云治 学严谨, 熟读诸家古典著作, 尤其崇尚 《伤寒论》 与 《金 匮要略》 , 虽晚年仍手不释卷, 孜孜以求, 临床带徒, 积 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 [1 -2 ] 。20 世纪 60 年代, 张岫云弟 子李树勋( 1918 - 1993) 整理其医案 100 例, 先通过油 印在辽宁中医内部传抄。1973—1975 年间, 又将 100 例医案分为五部分, 发表在 《辽宁中医》 中( 今 《辽宁中 医杂志》 ) [3 -7 ] 。1976 年, 李树勋将原医案再次整理修 订成册, 名为《张岫云医案百例》 , 在当时的辽宁中医 学院内部刊行。书中涉及儿科诸疾, 每案下列诊断、 治 法、 方药及按语, 体例清晰, 一目了然 [8 ] 。笔者有幸结 识李树勋后人, 并前往铁岭张岫云故居, 寻得张岫云后 人, 并获得张岫云诊治的小儿神经系统医案三例, 均未 收录在 《张岫云医案百例》 中。因三则医案均为 1960 年左右, 笔者推断, 可能当时李树勋尚未跟师, 三则病 案非亲眼所见, 所以未能收录书中。因此, 笔者将三则 医案整理成篇, 以飨读者, 并籍以告慰张岫云老先生。

1 小脑性共济失调

患儿沈某某, 女, 4 岁, 家住沈阳市铁西区马壮街 桃园里, 门诊病志号 38218( 就诊日期不详) 。患儿因 反复向后摔倒就诊, 曾在沈医二院( 现盛京医院) 检查 诊断为 “小脑性共济失调” , 经介绍来本院儿科门诊治 疗。患儿于就诊当年一月间突然不自主的向后摔倒, 此后频繁发作摔倒, 每日发作 20 余次, 不论行坐, 皆可 摔倒, 每次发作前有腿颤先兆, 摔倒后随即自行爬起, 神志清晰。由于多次反复摔倒, 头枕部肿大如拳, 除头 枕肿外, 无其它异常, 饮食二便如常, 舌脉亦无异常。 诊断: 小脑共济失调。治法: 清心热、 息肝风、 镇静安 神。

处方: 牛黄千金散, 每次 0. 3 g 冲服, 2 次/d。 二诊: 患儿先后服药7 d, 完全复常, 再无摔倒现象 发生。

按 小儿容易摔倒, 这在中医古籍中未见记载, 临 床亦为罕见。本病临床诊断为“小脑性共济失调” , 多 发于 1 ~4 岁儿童, 发病前 1 ~ 3 周多有上呼吸感染病 史, 临床表现常局限于小脑功能障碍, 多表现为行走不 稳、 不能站立、 易跌倒等共济失调症状, 肢体可有震颤, 病理征多阴性, 脑脊液常正常, 治疗上常以糖皮质激素 冲击, 预后良好 [9 ] 。本例患者应为 1960 年前后张岫云 亲诊医案, 笔者查找同期文献, 未见该病的治疗报道。 限于当时的医疗水平, 患者寻求中医治疗。病例虽属 罕见, 但张岫云抓住其摔倒的主症, 从风论治, 处方牛 黄千金散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 收载成药, 原方出 自明龚廷贤的 《寿世保元》 , 组成为: 全蝎、 僵蚕、 朱砂、 天麻、 冰片、 牛黄、 黄连、 胆南星、 甘草, 具有清热、 息风、 镇静的作用, 患儿服药 7 天病愈。病例虽属罕见, 但从 风论治, 判断准确, 治疗起来却比慢惊风起效还快 [10 ] 。 国内亦有学者通过养血息风, 以四物汤加贝壳类草药 治疗小儿小脑性共济失调 [11 ] 。与文献中报道的激素 冲击等治疗, 小方小药更能凸显中医治疗的优势。遗 憾的是, 因为专业限制, 传统中医出身的张岫云, 在其 门诊病志中未对患儿病史及查体做详细记录, 只是简 单沿用了西医的 “小脑性共济失调” 之诊断, 显得本案 略显短小。值得说明的是, 共济失调是小儿神经系统 疾病常见症状群, 该病临床容易误诊为格林巴利, 借助 肌力、 神经传导速度检查可以鉴别。在西医治疗上, 两 病都以激素冲击治疗为主。不过, 中医治疗格林巴利, 则与小脑共济失调迥然不同。

回顾三则医案, 传统中医出身的张岫云对西医的 “小脑性共济失调 ” “格林巴利综合征” 并不甚了解, 但 却能在临证中抓住主症, 完全从中医的病因病机去探 索病情, 处方用药, 最终均收效显著, 这与其系统独立 的中医思维密不可分。第一则医案, 患儿虽有共济失 调表现, 但无肌肉痿废, 张岫云抓住跌倒的主症, 认为 风邪做祟, 以治疗急惊风的牛黄千金散收效。后两则 医案, 患儿皆有肌肉痿废的临床表现, 痿证诊断成立, 痿证虽同 , 《内经》 却有“脉痿 ” “筋痿 ” “肉痿 ” “骨痿” “痿蹙” 的区分。前案病属格林巴利综合征发病初期, 患儿肌肉弛软、 足不能任地、 上肢蚁行感, 即《内经》 所 言 “肌肉不仁” , 因此张岫云将其诊断为“肉痿” ; 后案 属于疾病后期, 患儿腰膝无力, 即《内经》 所言 : “腰脊 不举, 骨枯而髓减” , 因此诊断为 “骨痿” 。对于痿证的 治疗, 总不外风湿淫于外和火热浊于内 。《素问·痿 论》 称 “肺热叶焦 ” ; “肉痿者, 得之湿地也 ” ; “骨痿者, 生于大热也” 。两例痿证患儿, 发病季节均在夏秋之 间, 阴雨之后, 初期肌肉疼痛、 着重、 脉濡缓, 符合《内 经》 肉痿记述; 但病情缠绵, 风湿郁闭经络, 日久化热, 即可灼伤肾水, 发为骨痿。所以在疾病之初, 以祛风除 湿为主, 后期总以滋补肝肾立法。朱丹溪将痿证分为 外感和内伤, 即是此也, 并以泻南补北立法, 创制虎潜 丸, 清虚热、 滋肾水, 成为治疗痿证的代表方剂。张岫 云能够以虎潜丸加减守方, 真正做到了谨守病机。

来源:辽宁中医杂志 作者:张会永
Tag标签:

上一篇:鸡蛋病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